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風流小農民(凡凡一世) > 正文 第0863章 在床上安慰她
    “以后會輕些的,老婆,你待會回家嗎?”他將她汗津津的身子緊摟進懷里,吻著她的紅唇,問道。

    “嗯~,人家下面痛呢~,可能走不了路啦!彼理氩[,膩聲道。

    “那我倆就睡在這里吧!彼Φ。

    其實,那張病床不大,勉勉強強能睡兩個人,如果睡覺時會亂動的,估計要掉到床下去。

    做了激烈的體育運動,沈若蘭在興奮過后感到了疲勞,于是,在他的愛撫之下,不知不覺間便進入了夢鄉。

    哄她入睡之后,王小兵點燃一支好日子香煙,有滋有味地抽著。

    在剛做完運動抽支煙,那非常愜意。

    看著煙氣裊裊上升,王小兵耳邊似乎還回響著剛才兩個假警察的話語。

    心里慶幸沈若蘭還算機智,把對方給騙過了,不然,估計這里至少要出一兩條人命,那自己的計劃就落空了。

    如今,他倒擔心那兩個假警察又突然回來。

    要是他們見到自己與沈若蘭裸著身子睡在一起,便什么都會明白的了。

    是以,王小兵想叫沈若蘭先回家,可是她下面痛,可能真的不方便走路了,也只好讓她在這里睡一覺。

    只要兩個假警察把假消息帶回去,那自己的計劃就成功了。

    至于能不能查出霍少東的下落,那還是未知數,但對方一定會放松些警惕的。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自己多調查一下,估計能把綁架案查個水落石出。不過,縱使查到霍少東平安沒事,也還奈何不了他。

    因為那廝可以找很多理由來解釋的。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王小兵背的黑鍋會摘掉。

    抽完一支香煙之后,他便進入玉墜里干活,每晚花大量的時間來煉化吸收“強身丹”的藥力。

    他估計在一段時間內,自己假死亡的事不會穿幫。

    但久了,終究會露出馬腳。

    是以,得抓緊時間去調查霍少東的事情。

    同時,還要千方百計去獲得曹茹詩的處女之身,這是他自救的一種方法,要是連第一位天使的處女之身也得不到,那后面的找不找都無所謂了。

    至于要怎么得到曹茹詩的身子,他還沒有具體的計劃。

    因為曹茹詩有自閉癥,不能用平常的那些泡妞手段去泡她,得用特別的方法。

    上次,差點得手,可惜劉姐在關鍵時刻回來了,搞到竹籃打水一場空,回想起來,還有三分的遺憾。

    畢竟機會不是經常有的。

    以后,還想遇到那種好機會,恐怕只可遇不可求。

    他覺得還是要先征服劉姐才行,只要得到了她的允許,就能更加好地接近曹茹詩,而機會也會多些。

    想到有機會跟她們母女三人都有一腿,他感到頗為自豪。

    畢竟,她們都是豪門的女人。

    由此也可知,不論是小家碧玉,還是豪門千金,只要用的泡妞方法正確,那一樣可得手的。

    不知不覺間,便在玉墜里呆了七個多鐘頭,彼時,已快是凌晨四點了。

    因為白天還要去尋張芷姍,所以便出來休息。

    一覺睡到天亮。

    沈若蘭在早上六點半就起床了。

    她去買了早餐回來,與他一起溫馨地分享食品。到了上班時間,她自去忙了,而王小兵則打了個電話給洪東妹,讓她來接自己。

    洪東妹接到他的電話,雖還困,但也開車來接他。她也有事要跟他商量。

    回到夜城卡拉ok廳,兩人上了三樓,進了她的房間。

    “先睡一會!彼A苏P茇堁。

    “來,我給你按摩按摩!彼才郎狭舜,扒下了她的內褲,從后面進入了她的身子。

    “啊~,你好壞,居然偷襲人家,嚇了人家一跳呢~”她對于他那種快速的強攻感到佩服,身子輕顫著,嬌呼道。

    他爬上床,胸膛貼緊她脊背,扒掉她內褲,扛起她右腿,進入她身子,這幾個動作如行云流水一般瀟灑流暢,用時大約是兩三秒鐘而已,是以,使她嘆為觀止。

    在他有節奏的進攻之中,她興奮地嬌`喘著。

    隨著他越來越快的進攻頻率,她檀口發出的“啊啊”春音也越來越密。

    不消八分鐘,便給了一波**她,也使她暈了過去,由于她還沒睡幾個鐘頭,所以只好讓她繼續休息。

    等到了上午十一點的時候,她才醒過來了。

    兩人又纏綿在一起。

    一直在床上戰斗到中午十二點,他與她才休戰。

    此時,她身子軟成了棉花,散發著暖暖的女人特有的氣息,泛著激情光澤的肌膚蒙著淡淡的汗水,平添三分狂野的魅力。

    兩人激吻了一番之后,她才嬌聲道:“事情辦成了?”

    “成了!彼嘀乃中,道。

    “那算是一件好事吧。我也有一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彼C在他寬闊的懷里,輕聲道。

    “什么消息?”他祭出“太極掌”,愛撫她的美`臀,問道。

    “讓我想想怎么說!彼龐趁男Φ。

    他感覺不是壞事,但她已說了是不好的消息,那多半不會騙自己。

    想了想,她緩緩道:“你叫我派人去散布你受重傷快死的假消息,想不到那兩個老古董信以為真!

    聞言,王小兵微怔。

    之前,他只是怕兩個假警察會多方打聽,是以,只好散布假消息來迷惑他們。

    但從來沒有想過會惹出節枝的,他與三個老古董的恩怨可深了,如今,全廣興已不在了,只剩下古海華與龍應唯。只要有機會,古海華與龍應唯是會落井下石的。

    “他們想怎么搞?”他吻著她的紅唇,問道。

    “我聽說他們已準備收編你的手下,不服的就打殺!彼缡堑。

    “這么拽!”他有點惱火,“既然他們想玩火,那就讓他們玩,我們可以借機鏟除他們,縱使滅不了兩個,只要能滅一個,那還剩下一個,以后就容易收拾了!

    “我也是這么想的!彼o摟著他的脖子,嬌聲道。

    “不如我們將計就計,速戰速決,看能不能收拾他們!蓖跣”苍缦腌P除剩下的兩個老古董,只是沒有找到好機會,加上還有其它事要處理,所以才拖到現在。

    “你有什么好方法?”她將一條大腿搭在他的腰際,不停地摩擦著。

    他則愛撫她的大腿。

    兩人情意綿綿地互動著,他笑道:“我是這樣想的!

    于是,他便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她,聽完之后,洪東妹檀口向上一彎,露出一抹贊同的笑意,嬌聲道:“好,就按你所說的去做!

    她相信他的能力。

    從第一次與他接觸,她便覺得他會有一番作為。

    如今,他已印證了她的猜測,正如她所料,他已越來越有能耐,假如不出意外,幾年之后,便可成為一方豪強了。

    不過,如果她知道他只剩下不到三年的命,她會傷心的。

    他也是怕她擔憂,才沒將四天使的事情告訴她,畢竟告訴了她,她也幫不上什么忙。

    與她商量好了對付兩個老古董的計劃之后,他便用大哥大傳呼手下的bb機,大約四分鐘之后,手下們便陸續復機了。

    王小兵把細節告訴了手下們,讓他們去準備。

    隨后,洪東妹去飯館打了飯菜回來,與王小兵一起共進午餐。

    剛吃過飯,王小兵的大哥大便響了,以為是手下有好消息來了,接通之后,才知道是老爸王叢樂打來的。

    “小兵,我聽人說你被人打成了重傷?”王叢樂明顯很焦急。

    “爸,那是假的!蓖跣”忉尩。

    “假的?會有這么多人傳?你在醫院哪間病房,我現在去看你!蓖鯀矘芬仓雷约旱膬鹤釉诤诘郎匣,所以覺得王小兵應該是受傷了。

    “爸,真的沒事,那是假消息,你千萬不要信!蓖跣”X筋急轉,道。

    他想不到會惹起老爸的注意。

    王叢樂是一條筋的人,哪里肯信,道:“我不會責備你,你告訴我,在哪間病房,我去看下你!

    聞言,王小兵啼笑皆非,花了數秒鐘,想到一條對策,便笑道:“我老實告訴你吧,我要幫警察抓幾個逃犯,所以假裝成受了重傷,借此而引出逃犯。真的沒有受傷。你不要泄露出去,不然,警察捉不到逃犯的!

    “真的?”王叢樂語氣輕松了些。

    “真的,爸,放心好了!蓖跣”缓糜仓^皮說下去。

    “好!我贊成你那樣做!可以幫警察抓壞人,我支持你!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我不多說了,還要去買幾袋米回來!蓖鯀矘纷院赖。

    “好的,爸,你去忙吧!蓖跣”闪艘簧。

    掛了機之后,抹了一把臉。

    “你爸打電話給你做什么呢?”洪東妹嫣然一笑道。

    “這個假消息弄得滿城風雨了,估計我媽到時又會打電話來了,還得跟她解釋一遍!蓖跣”嘈Φ。

    果然,還沒有過十分鐘,許娟也打電話來詢問怎么回來。

    于是,王小兵又耐心解釋了一遍。

    等他講完電話,洪東妹笑道:“我想,這個假消息引起的余波還不止這些!

    “有可能,早知這樣,就不散布這些假消息了,弄得我要跟親戚朋友解釋一遍又一遍,磨到嘴皮都厚了一寸!彼麩o奈笑道。

    “那你什么時候到南夏市去?”她用雙峰壓他結實的胸膛。

    “這兩天內吧!彼械焦撬。

    隨即,一個翻身,便將她壓在了身下,分開她兩條滾圓的美腿,往前一挺,便又進入了她的身子。

    “啊~,老公,饒了我吧~”她下面也微微紅腫了,

    “老婆,誰叫你來挑逗我呢,我現在忍不住了!彼f著便大動起來。

    一番**過后,兩人的感情更深厚了,緊緊地相擁在一起,就像兩團烈焰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快活不知時間過,不知不覺間,便到了傍晚吃飯的時間。

    還是由洪東妹去打飯回來。

    兩人你儂我儂地吃完了晚飯,便一起洗了個鴛鴦浴。

    彼時,便快到晚上七點鐘了。王小兵與洪東妹正在小客廳里跳舞,大哥大便響了,接通之后,聽到是鋒仔的聲音:“老大,古海華要我去見他!

    “你就去見他!蓖跣”。

    “見了他之后呢?要不要動手做了他?”鋒仔問道。

    “不要沖動,在那里,你要是動手,反而會被他干掉的。等你見過他之后,就請他出去吃飯,吃完飯,再請他去沐足城玩玩,后面的事,我會叫人去做了!蓖跣”愿赖。

    掛了電話之后,王小兵與洪東妹相視一笑。

    “他上鉤了?”她問道。

    “對,先把他給收拾掉,如果還有機會,再做了龍應唯!蓖跣”c頭道。

    自從他一只腳踏入了黑道之后,便發現在黑道做事,如果太過手軟,那就會被對手給滅掉,想要生存,那就得比對手更加兇狠。

    他天生就不是冷血的人,是以,在無怨無仇的情況下,他不會找別人的麻煩。

    但如今,他與兩個老古董的仇恨沒法化解,如果不收拾他們,那遲早會被他們收拾,是以,只好先下手為強。

    “那我跟你去吧!焙闁|妹柔聲道。

    “你下面不是還痛嗎?”他輕輕地拍了拍她極富彈性的美`臀,笑道。

    “嗯,都是你啦~,那么大力,弄得人家真的痛呢,你一個人能應付嗎?”她也知道自己不適宜跟去。

    “哈哈,肯定能勝任!彼麍远ǖ。

    “那好,我在這里等你的好消息!彼嘈潘苻k好事情。

    隨后,王小兵便離開了夜城卡拉ok廳,駕駛著桑塔納,前往沐足城的路上,他已召集了人馬在那里等著,準備將古海華收拾。

    為什么要在那里等呢?

    因為在通往沐足城的那段路比較偏僻,比較好下手。

    平時,兩個老古董都是小心翼翼地提防著王小兵,是以,想要收拾他們,除非是帶著人馬沖到他們的家去,與他們決戰。

    不過這樣一來,縱使來掉他們,那自己也要付出大代價。

    就不說火并時會死多少弟兄了,單是白道追起責來,那都是十分麻煩的。

    打群架,如果出現了大量人員傷亡,那也是會引起白道高度關注的,他們需要殺雞儆猴,整治一下,是以,必然會高調打黑的。到那時,自己可能也要去吃免費的國家糧,倒不是好事。

    更嚴重一點,或者要去吃子彈,都有可能。

    王小兵可不想等到十八年再做好漢,因為那時自己的情人都老了,那就沒意思了。

    因此,他不會隨便去跟兩個老古董火并,除非有好機會,就像現在這樣,兩個老古董以為自己快要升天了,正在收編自己的人馬,在這種時候,就可以出擊了。

    他可以猜測到古海華的防范意識會比平常低。

    這正是下手的良機。

    通往沐足城的那段公路,兩邊種滿了高大的松樹。

    王小兵到了那里之后,將車子開進了路邊的草地里,熄了火,然后吩咐手下準備好路障,等到鋒仔打電話來之后,便立刻行動。

    約莫到了晚上十一點,鋒仔打電話來,只說了一句話:“他們出來了!

    掛了電話之后,王小兵立刻吩咐手下搬出路障。

    大約三分鐘之后,便有兩輛面包車從沐足城的方向駛過來,很快便到了路障的前面。

    面包車不得不停下來,當有人下車想將路障清走的時候,王小兵便指揮手下從松樹后面沖了出來,一下子便控制住了古海華等人。

    兩輛面包車之中,一輛是鋒仔開的,另一輛則是古海華與四個親信。

    當古海華見到王小兵那一刻,驚得張大了嘴巴,顫音道:“你,你不是受了重傷嗎?”

    “不錯,我確實是受了重傷,不過,聽說你要欺負我的弟兄,我忍著痛從醫院出來的了,走吧,我們喝一杯!蓖跣”愿朗窒聦⒐藕HA等人捆綁好,然后撤去路障,駕車而去。

    古海華已知兇多吉少。

    不過,他也是見過大場面的,可謂臨危不亂。

    “姓王的,如果你敢動我,那你就活不了!老子的勢力,你是知道的!”古海華心里雖緊張,但表面卻還算鎮定。

    “你誤會了,我怎么敢動你呢,只是想跟你喝兩杯!蓖跣”Φ。

    “如果你放了我,我不會跟你算帳的!惫藕HA也拿不準王小兵要做什么,道。

    “我肯定會放了你的,都說一起喝幾杯,你怕什么呢?又不是要吃了你!蓖跣”鴼舛ㄉ耖e,微笑道。

    不過,他說得越輕松,古海華則越害怕。

    估摸十分鐘之后,王小兵便帶著古海華來到了東方鎮那條三叉河的下游之處。

    此處的水位比較深,一般能到三米左右,而且水流湍急,一般人都不敢下去游泳,每年在這里溺水而死的游泳愛好者,沒有三個也有二個。

    當地人都說這里有水鬼。

    因為水鬼想要去投胎,所以得找替代者。

    如此一來,每年都會有兩三個人在這里淹死,說來也怪,每年都是如此,不多也不少,實在教人百思不得其解。

    下了車之后,王小兵笑道:“來,我們邊喝邊談!

    不過,他沒有叫人松開古海華等五人的手,只是讓他們坐在草地上。

    “你既然叫我來喝酒,為什么不松綁?這是什么意思?”古海華心里感到不妙,但又不敢發怒,問道。

    “待會就松!蓖跣”惺窒掳崃藬迪渲榻【七^來。

    “如果你放過我,那我們可以做朋友!惫藕HA想用計來套住王小兵。

    如果是二年前的王小兵,聽到他這樣說,還有可能會信他,但與古海華接觸過之后,王小兵知道他的話像是放屁,不可信。

    “來,我們喝酒,如果你們能喝過我,那就放你們走!蓖跣”腥私o古海華松了綁。

    因為王小兵這邊有二十多人,所以古海華不敢輕舉妄動。

    “怎么個喝法?”古海華問道。

    “你們五個,我一個,我們就來比一比,看你們更能喝,還是我更能喝!蓖跣”Φ。

    聞言,古海華等五人面面相覷,他們是不太相信自己聽到的話,五個對一個,哪有不贏的道理?這不擺明是放水嗎?

    “當真?”古海華狐疑道。

    “我弟兄在這里,難道我不要面子?說過不算數?”王小兵冷笑道。

    “好,既然你這么有信心,那我們就跟你比試,來吧,讓我們看看你的酒量!”古海華別無選擇,只好應戰。

    其實,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畢竟他也猜不透王小兵要做什么,居然一個人來挑戰己方五個人,那不是腦子進了水嗎?

    如果他知道王小兵可以用三昧真火來分解酒精,起到解酒的作用,那他就不會感到奇怪了,可惜他不清楚。

    王小兵的手下感到好奇,想看看老大是怎么以一挑五的。

    夜空下,草地上,眾人圍著看熱鬧。

    大約半個鐘頭之后,古海華等人便有點吃不消了。

    畢竟喝啤酒很容易飽的,他們不但感到飽,還感到有五六成醉了,不停地打著飽嗝,每喝一口,都要強咽下去。

    反觀王小兵,他沒有醉意,而且喝了十瓶啤酒也沒有去小解過。

    至此,古海華才怕了。

    “王小兵,喝啤酒我喝不過你,但喝白酒,一定能贏你,敢不敢喝?”古海華噴著酒氣道。

    “沒問題,我已準備好了一箱白酒,你想怎么喝都行!闭f著,王小兵吩咐手下從面包車上抬下一箱五糧液,擺在古海華面前。

    “又是我們五個對你一個?”古海華問道。

    “不錯!蓖跣”c頭道。

    “好!有種!不過喝死你了別怪我們!”古海華冷笑道。

    隨即,雙方也不用杯子了,每人直接拿起一瓶五糧液,開了蓋之后,就著瓶口直接喝,場面非常壯觀。( 風流小農民(凡凡一世) http://www.056158.buzz/1_1163/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 pc蛋蛋幸运28预测大师 停牌股票一览 三明期货配资公司 比较好的股票配资公司 吉林十一选五选五4月17号走势图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贵州体彩11选五在哪里买 佳永配资到底靠谱吗? qq彩票快3 贵州体彩11选5查询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