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慕應平
    易敬生會來石村找李向南,這倒是讓他覺得有些意外。

    初入秘武門,易敬生就算在玄應宗中有很強大的背景,但畢竟是新弟子,是沒有四處游歷行走的資格的。

    而此次與易敬生一同前來的,還有慕應平,則更是讓李向南意外。

    這個慕應平是慕月的親侄子,當初他來秘武門的時候,慕月就交代過讓他照應一下這個侄子,李向南是一直將這件事記在心上的。

    他倒是沒有料到,這個慕應平竟然直接來找他來了,想必定然是有事相求。

    更讓李向南意外的,慕應平據李向南所知,是三前年進入秘武門的,本是屬于百秋谷招募進來的,卻不知是何原因,又成為了符清宗這個極為低調神秘門派的弟子。

    要說李向南從來沒有與那個符清宗的任何一個人打過交道,對這個向來低調神秘的門派也從未做過任何的了解。

    尤其是慕應平和易敬生一起來找他,這倒是讓李向南非常好奇。

    對于那尋找空間密道的計劃方案,因為最難以解決的幾個問題有李向南做保證,石源等人也就沒有了顧慮。

    所以探索方案很快就設定了下來。

    具體的事宜,李向南沒有參與,他就隨著林華來到了外廳。

    廳中,兩個年輕人站在那里,正打量觀察著幾件石雕,二人不時還對那些出自石源之手的石雕作品進行一番評價。

    易敬生初到秘武門,倒是有了一些變化,身穿一套古仆的玄應宗弟子服飾,更顯得英俊瀟灑,同時相對來說也顯得成熟了許多。

    另外一個自然就是慕應平了。

    慕應平的年紀并不算大,大概也就二十來歲的樣子。一表人才,成熟穩重,同樣同穿一套古仆的道袍。袍袖之上還有陰陽太極的圖案,乍一看讓人覺得是道門弟子。

    而實際上。慕應平既然來自符清宗,這個門派也確實算做是道門一脈,就是不知道是屬于上古三大古修門派之中哪個門派的傳承了。

    “二位,李先生來了!”

    林華看出二人都是秘武門之中名門大派弟子,也不會怠慢,他帶著李向南進廳中以后,就提醒了二人一聲,顯得很客氣。

    “李兄。久違了!”

    易敬生走上前來,抱拳一禮,顯得比較熟絡。

    而慕應平表現的則比易敬生更加自然,因為他姑姑是慕月,而慕月又是李向南的二嬸,這二人也算有一層親戚關系在里面,所以會更親昵一些,道:“向南,雖是第一次見面,不過姑姑總提及到你……”

    李向南是年輕人。自然也不會老氣橫秋地說些什么寒暄的套話之類的,他笑了笑,分別與二人拱手:“易兄。應平表哥……”

    打過招呼過后,三人也沒有在這廳中說話,林華帶著三人來了一個適應談話的房間,讓人給幾人上了茶點,就退了下去。

    幾人落了坐后,李向南道:“易兄,應平表哥,你們怎么會知道我在這里?”

    易敬生笑道:“呵呵,其實李兄的行蹤。不單我們知道,恐怕秘武門各大派都知道。雖說明宵宗的覆滅與李兄沒有多大的關系,但實際上外面一些小道消息都在傳。明宵宗是敗亡在李兄手上,各大門派自然是極為關注李兄的動向!”

    李向南沒有接話。

    易敬生這話放在地球上,一般會多被人當成是朋友間開開玩笑的戲言,說說也沒什么,但是放在這秘武門世界,這話說的就沒有多少水平了,也能讓人看出他在這秘武門的閱歷經驗并不豐富。

    慕應平來秘武門三年,閱歷處事各方面都要比易敬生豐富,他覺得這個玩笑開的不合時宜,便打斷了易敬生的玩笑,道:“向南,易兄的話你只當玩笑罷了,各大門派有自己的情報機構,那些小道消息也只不過是有些人放出來以圖轉移別人的視線罷了,你來的時候,姑姑和姑父還好吧?”

    李向南來自地球,接受的知識面比較廣大,自然不會將易敬生的話放在心上。

    嚴格說起來,易敬生的話也并沒有什么錯,明宵宗的滅亡,確實跟他有很大關聯,但這些事情,如果是經驗豐富的人,心知肚明就好,并不會拿到明面上來說,而易敬生開口就說出來,這就是閱歷和經驗不足的表現了。

    而聽到慕應平拉家常的話,李向南道:“我來秘武門的時間不長,不過來時二叔提及到想和二叔要孩子,估計再過一陣子,你我就有一位小弟或小妹要誕生了……”

    聽了這話,慕應平笑道:“如果有機會的話,還真想回去一趟看看他們……”

    說到這里,慕應平將一張符篆拿了出來交給李向南道:“向南,這是最近幾日我收到的家族發來的傳訊,是太爺爺發來的,里面也有提及到姑姑的情況,你也看看吧……”

    李向南接過那張符篆,只是簡單地打量了下,這張符篆是一張傳訊符,使用的材料也是上等的符紙,而上面的符紋他也能夠一眼看得出,畫這張符篆的人,頗具功力,經驗非常豐富老道,尤其是那符篆收尾的一筆,非常的巧妙,如果是不懂符篆的人來使用這張符篆的話,用過之后就會立即消散掉,根本看不到傳訊的內容。

    不過這卻是絲毫難不倒李向南,他拿著這張符篆,看似只是用拇指輕輕一柔,隨即那符篆之中一股流光閃過,緊接著由那符篆的靈紋發揮作用,一道道信息就生成了出來映入到了李向南的眼簾之中。

    慕應平看到李向南只是非常隨意的一個動作,就讓那張符篆的極限功效就被發揮了出來,不由眼前一亮,果然是精通符篆之人,這一點小考驗,對他沒有絲毫的難度,要知道,那張符篆,可是他的師尊親手所畫的。

    看過那符篆之上傳訊的內容之后,李向南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無非也就是慕家得知了李向南在秘武門的事情以后,就三天兩頭的往紅山村跑,私下求慕月給李向南帶幾句話,讓李向南幫襯一下慕家子弟。

    不過慕月可不會因為家族的要求就讓李向南做這做那,她只是告訴李向南,如果慕家子弟在秘武門之中有非常優秀的,李向南認為不錯的,就可以幫一幫,如果覺得這些人太差的話,可以不用理會。

    最后,慕月提了下慕應平,暗示李向南可以關照一下這個她比較疼愛的侄子。

    瀏覽過那符篆之中的信息之后,李向南再在符篆之上用靈力波動一抹,那符篆之中的內容就全部被輕易地抹除掉了。

    他將那張已經變成空白的符篆交給慕應平,道:“這張符篆想必是出自你師尊之手吧,里面的內容你也應該看過,所以我自做主張就抹除掉了,不過這張符篆還可以重復使用!”

    慕應平接過那張符篆本沒什么,但聽到李向南的話后,不由手微微顫抖了下,心中極為震驚。

    他本以為這張符篆李向南看過其中的傳訊內容之后,他就打算銷毀的,只是他萬萬沒有料到,李向南只是在這符篆上簡單地做了下手腳,這張符篆竟然就能夠重復使用,這可是連他師尊都做不到的。

    李向南沒有在意慕應平的表情,看到易敬生懊惱的神色,想是他也意識到剛才那話說的很沒水平,便道:“易兄,你和應平表兄認識,怎么會一起到此的?”

    易敬生知道這是李向南在給他臺階下,不由笑了笑道:“是的,我來秘武門以后,接到的第一件差事,就是和七叔公拜訪符清宗,當時正好由慕兄接待,所以就認識了。

    此次九大派圍攻明宵宗,我們是跟隨師門中的師長前來的,但并沒有機會參與其中,不過在回途時,路上聽聞李兄在這里,所以受師長委托,我便和慕兄一起前來拜訪,李兄不會覺得唐突吧?”

    李向南當然清楚,易敬生和慕應平跑來找他,應該不單只是師門委托前來拜訪,應該還有別的意思在里面,只不過易敬生還是閱歷并不豐富,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啟齒罷了。

    所以李向南看到慕應平,道:“應平表哥,慕家不是一直和百秋谷合作緊密,你怎么會到了符清宗?”

    慕應平道:“這件事也是機緣巧合,當初我初到秘武門,本已經進入了百秋谷的地界,但中途遇到了一伙強盜,打斗中我與引導的那位前輩失散,被一個盜賊追擊,正好師尊當時從百秋谷出來,救下了我之后,師尊覺得我在符道之上的天資悟性不錯,于是就強行收我做了弟子,而事后師尊帶我去百秋谷說明情況,百秋谷也并未追究此事,所以我便成為了符清宗的弟子……”

    經慕應平這么一說,李向南就知道他的師尊應該是怎么的一個人,怎樣的性格了,倒也覺得有趣。

    不過李向南并沒有再問這些,而是道:“應平表哥,想必你們來這石村時,師長應該有別的交代,你們就直說吧!”

    被李向南一語道破,易敬生倒是想說什么,但張了張嘴,還是沒有說,而慕應平卻是笑道:“你猜的沒錯,我們此來,確實受了師長委托,向南請恕我開門見山,此次乃是符清符與玄應宗的兩位太上長老交代下來,想邀請向南你前往玄應宗作客,而與你一同被邀請的,還有原明宵宗掌門蘇為道,以及那位秘界來使,夜冬晴……”(未完待續)(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