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搭訕
    ads_wz_txt;

    餐廳之中坐著五六個人,一大早跑來卡倫聊天的那個政府科員也在,他見卡倫過來,只是點了個頭打了聲招呼,就沒有再理他,陪著另一位中年干部坐在餐廳中在接待新來的客人。

    卡倫打量了下,這幾個客人大概有四個,其中三人顯得孔武有力,氣勢不凡,有著很深的底蘊。

    通過他偵探的眼光來觀察,推斷這幾人的武力恐怕十分強大,應該是屬于秘武者行列的一類人。

    不過引起卡倫注意的,還是那個被這幾個男人拱衛在中間的一位身穿雪白衣服的女人。

    這個女人按東方人的審美標準來評價,可以說非常漂亮,不論氣質,以及身材都也挺棒,是個大美女。

    雖然看不出什么端倪來,可是卡倫卻有種直覺,覺得這個女人非同一般,就跟他初見李向南時的那種直覺是一樣的,這應該是一個來歷很不一般的女人。

    只是卡倫在打量著對方的時候,對方有幾個人也在打量卡倫,不知道說了些什么,于是幾個人就陪同那幾個白衣女人就一起走了過來,與卡倫同坐一桌。

    “這位卡倫先生,不介意我們與你坐一桌吧?”

    白衣女子身邊的那位中年長者禮貌地向卡倫打了個招呼后,但幾人就已經坐了下來。

    倒是早晨來找過卡倫的那位留著小胡子的年輕政府小職員為了在大美女面前秀一下存在感,便用流利的英語對卡倫說:“卡倫先生,這幾位是我們縣的貴客,不過他們對你好像挺有興趣,想結識一下,冒昧打擾之處,請卡倫先生理解,我們華人都是很熱情的!”

    卡倫知道這個小胡子年輕人的性子,也沒有理會他。他自然聽得懂華語,并說的十分流利,而是看著那位白衣女子道:“這位漂亮的小姐,我想應該并不是我的樣貌與身份吸引了你們想與我結識。你想知道什么?”

    白衣女子沒有說話,她身邊的陸執事道:“卡倫先生,鄙人姓陸,我們在這華國的邊東省天河機場見過你,你可能并沒有留意到我們,請恕我冒昧問一句,當時與你在一起的那位先生,是否也在此地?”

    聽到對方的目的是想打探李向南的消息,卡倫心中警惕了起來,道:“很抱歉。我們分開后,各自辦理各自的事情,我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陸執事看得出卡倫對他們心生警惕,便笑了笑道:“卡倫先生,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想結識你和你的朋友,你在這個縣城呆了三四天并不怎么出門,也不辦什么事情,想必應該就是在等那位先生的到來吧?”

    這時,廚師們將飯菜都端了上來,卡倫并沒有再與這些人聊天,在沒有搞明白對方的惡意之前。他覺得說的越多,對方獲取到的信息就越多,于是就專注開始用餐。

    陸執事見這位西方年輕人很謹慎,并不想與他們多說什么,也沒有再問什么話,他看了白衣女子一眼。白衣女子點了點頭,幾人便開始用餐。

    倒是那位一直在當電燈炮的政府領導陪著笑,指著桌上的飯菜對陸執事道:“陸先生,既然你們是省一號交代的貴客,既然來到這里。我們這里是窮縣,拿出不什么高檔的東西,,怠慢之處,還請海涵,這些都是本地的一些特色菜,請各位品嘗!”

    陸執事并不想與這些政府的人打交道,但他很清楚這世俗界的一些規矩,便客套道:“方書記客氣了,入鄉隨俗嘛,我們不會介意!”

    “那就好,請各位慢用!”

    那位方書記笑著點頭,便向幾人介意那些特色菜的一些典故,以及吃法。

    “各位抱歉,我先失陪了!”

    卡倫不太習慣這些菜,他吃了一點后,就起身離開。

    待他離開后,陸執事身邊一位青年低聲道:“執事,要不要監視觀察一下這個人?”

    “不必!”

    陸執事道:“本來我們冒昧來搭訕,就已經引起了對方的警惕,如果那樣做,只會事得其反,讓對方戒心更重,不過也可以猜測出,這個西方人應該是在等他的那位朋友到此,我們在這里耐心等候就是!”

    不過幾人吃飯之際,過了大概也就十來分鐘左右,賓館的經理就小跑了過來,對那位小胡子青年道:“劉秘書,那位外國客人退房了!”

    劉秘書不確定地看了陸執事一眼后,就問賓館經理:“那他有沒有說去哪,或者是他退房前發生些什么事?”

    賓館經理道:“我聽服務員說,這位外國人回房的途中,接到了一個電話,然后他回房間直接就收拾了行禮,就退了房!”

    陸執事一聽這話,就放下筷子,看向白衣女子道:“晴小姐,看來我們在這里是等不到那個年輕人了,要不要跟著那個卡倫?”

    白衣女子搖頭,道;“不用了,你用這世俗的關系,了解一下他們下一站的目的是哪里就可以了,如果我們這樣跟著,是引不出我想要找的那個妖女的,我們且在這里待上兩天吧,我要去這區域附近的一個地方看一看!”

    陸執事低聲道:“晴小姐,那個遺址有大陣守護,我們還沒有找到古籍所記載的那遺失的青龍古碑或者是那虎靈頭骨,想進去極為困難……”

    白衣女子道:“沒關系,只是去看一看,這兩天我總有一種直覺,那遺址之中應該會發生些什么,先去熟悉一下環境也是好的!”

    “好吧,我會安排!”

    陸執事點了點頭,這才轉過頭來問那位毫無存在感的書記,道:“方書記,我們下午會去一個叫屏水鎮附近的山區看看,想必你們應該熟悉那里,我……”

    “什么,你們要去屏水鎮附近?”

    方書記不待陸執事的話說完,顯得非常吃驚,打斷了陸執事的話也不自知,便道:“各位,真是抱歉,那里實在太過危險了,我怕……”

    陸執事聽了這話,不由好奇,道:“哦,那一帶不知有何危險,會讓方書記如此失態?”

    方書記自知失態,也有些尷尬,道:“真是不好意思,只是那個地方時常會有兇狠的強盜出沒,這伙人經常攔路搶劫,奸淫虜掠,無惡不做,同時也十分的兇狠毒辣,我們與領縣曾配合軍方到山里圍剿過這幫強盜,但都以失敗告終,損失慘重,所以……”

    “區區幾個強盜……”

    陸執事有些不屑,正想說什么,但那位小胡子青年為了在白衣美女面前表現自己,就立即搶白道:“呀,書記,忘了跟你匯報一件事了,這件事跟那屏水鎮附近出沒的強盜有關,最近縣里也在流傳……”

    方書記見這平日挺沉穩的秘書,今日卻總愛出風頭,不由眉頭一皺,有些不悅道:“是什么事?”

    劉秘書道:“這件事是從社保局流傳出來的,社保局有個叫臧強的科員,前幾天到市里領了貧困兒童救濟款在回來的途中就遇上了那幫強盜……”

    方書記道:“既然他遇上了強盜,那怎么沒有被搶走那筆救濟款,還完好地回來交了任務?”

    劉秘書偷偷看了白衣女子一眼,道:“書記,我正要說這事呢,是說臧強在車上認識了一個年輕人,那人的功夫十分厲害,那些強盜來搶劫時遇上后,這年輕人犯了強盜的忌諱,那幫強盜想要殺他,結果那年輕只是三兩下,就將那幫強盜打的斷手斷腳,當時那場面,嘖嘖,別提有多火爆,同時也嚇倒了很多人呀。

    而那車上還有幾個小偷,他們盯上了臧強的錢包,結果一個小偷想準備動手,結果被那年輕人一腳踢下了車被強盜砍了手,那年輕警告過小偷,所以臧強領來的那筆救濟款才保住了。

    而這兩天,臧強上班時,總在說這事,所以縣里就流傳了出來,說那強盜的老巢可能被那個年輕人給端了,因為這幾天路過的車輛,都沒有再遇上強盜……”

    白衣女子聽了這些,不由突然開口道:“那個叫臧強的人在哪里,我有話要問?”

    方書記見這位身份地位不同凡響的女子開了口,當即便對劉秘書道:“那你現在就趕緊去把臧強叫來!”

    “哦,好!”

    劉秘書一聽,就立即一陣小跑去找人去了。

    陸執事低下頭對白衣女子道:“這個半路遇上強盜的年輕人,會不會就是我們在這里要等的人?”

    白衣女子道:“八成應該是他,想必他這幾天都沒有現身,應該是去了那個遺址!”

    說到這里,白衣女子那秀美的柳葉彎眉輕輕一皺,道:“如果他去過遺址,并能完好地出來,那么他手中應該會有關于遺址的重要線索物品,這對我們的計劃將非常重要,你了解的關于他要做的事情,有什么眉目?”

    陸執事道:“已經調查清楚了,那紅蓮妖女向他索要的是一把古琴,還有一副古畫!”

    一聽這話,白衣女子臉色不由一沉,低聲道:“這個該死的妖女,又要被她搶先一步了,那古琴萬不能落到妖女手上,你馬上安排,發動全部的力量,定要鎖定那妖女的行蹤,尤其是他們雙方交易之時,那妖女想必一定會現身!”(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 河南十一选五平台 最大官方彩票平台 北京pk拾一期一个计划 哪个网站能买新疆11选5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一定牛 大发极速时时彩计划群 中国十大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腾讯5分彩开奖走势 上海11选5彩票网 聚众赌博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