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強盜
    陸執事對白衣女子的話放在了心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只是連上界都會如此趨之若鶩,為了爭奪此類通靈造化之人,不惜滅人門派之事也做得出來,但他就有些搞不明白,即使把此類人收進門墻之中,又能起什么作用?

    當然,這個疑問,也是大多數在這小世界的秘武門派的疑問,他們雖然覺得其中必有來由,但也總會覺得莫名其妙。

    于是,陸執事還是將他心中的疑惑問出來。

    不過那白衣女子并沒有回答陸執事的疑問,并沉聲道:“此事事關機密,你們知道了,也對你們并沒有任何的好處,以后不要再問了。

    而此次師門派我前來,一方面是要追回被那妖女盜走的秘界重寶,另一方面,也是準備促成當初被遺留在這小世界之中的守護界門,由家族發展成為小型宗門以后,所進行的遷移計劃。

    你們今后做事,需以此兩件事為要,切不可橫生枝節,而至于那通靈造化之人的事情,我自會親自處置。

    既然那妖女已經在針對此人使用手段,那么既然按你們所說,此人智慧與手段不凡,那么他出現在這里,恐怕必與那妖女要挾他所做之事有所關聯,我想順著這條線索追查,最終定能獲悉那妖女的下落!”

    白衣女人說完,陸執事就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了,于是他招呼了手下一聲之后,飛機直飛前貴省。

    ……

    前貴省,機場。

    已是正午時分,李向南下了飛機之后,也沒有停留,由機場就直接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金江縣。

    只是出租車只是到了鄰近的一座縣城。因正好趕上下雨,山路不好走,就算李向南出再多的錢,那司機終是不肯再繼續前行半步。

    李向南也不好再強求。結了車資后。就在那個鄰近的一個小縣城下了車,那小縣城出租車極少。大多問過之后,都不愿意去金江縣,李向南只好去了汽車站,坐上了一輛發往金江縣的長途客車前往。

    李向南坐的那輛長途客車只有二十一座。但因下雨的緣故,車上嚴重超載,起碼坐了有近三十個人,顯得非常的擁擠。

    尤其是到了晚間行車的時候,車上睡覺打鼾的,說話聊天的,手機開大聲玩游戲的。還有聚起來打撲克的,顯得非常的吵鬧,老百姓生活的形形色色,在這里體現的淋漓盡致。

    李向南靜靜坐在靠窗戶的一個位置上。那些吵鬧聲對他來說,并不會有絲毫的影響。

    他只是看向窗外,只見外面夜幕之中的雨勢已經小了一些,但是客車超載,并在山路之上行車,還是很危險的。

    坐在李向南旁邊的,是一位年約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懷里腋窩下一直夾著個小包,從不見取下,顯得很謹慎,他在上車后,就一直在默默觀察打量李向南。

    李向南知道此人包里裝的都是現金,但他這樣謹慎,卻是有些過頭了,很容易招人懷疑,但他也并沒有再意。

    中年人見李向南不時看向外面,以為他擔心客車會發生危險,就用一口本地鄉音搭話道:“小伙子,你不似本地人吧,這山路雖然看著曲折危險,不過那些司機都熟的很,就算雨再大,都不會有事的,我經常坐這車的!”

    李向南轉過頭,道:“我確實不是本地人,大叔是金江縣人,那應該對那里很熟悉了?”

    中年人道:“自小就在那長大的,熟的很,小伙了哪里人啊,看你衣著打扮不俗,應該不會是跑金江那個窮縣旅游的吧?”

    自然不是去旅游的。

    除了那紅袍妖女給他的那個卷軸之上說明之外,李向南從鬼道人,以及去建南省從盜墓賊宋瘋子手中得到的半張藏寶圖,根據藏寶圖上的標識的主要地點,李向南特意又查了地圖,正是在金江縣范圍內。

    也就是說,那個數千年前古修士門派的遺址,正是在如今的金江縣范圍,李向南正是打算去探索那個古修士遺址,并尋找那把古琴的。

    金江縣地處前貴省東南,與廣平省的桂市相鄰,因周邊群山環繞,地形陡峭復雜,多以少數民族聚居,是一個比較貧窮的縣城。

    在車上閑暇之時,李向南與那個中年人簡單的聊了聊,得知那中年人叫臧強,是少數民族出身,在金江縣城工作,此次是到臨縣去出差返回。

    雖然臧強并沒有透露他的工作單位,不過李向南根據此人的談吐與舉止來看,應該是在一些政府邊緣部門上班,屬于小科員一類,不經常出差的那種,否則他不會如此謹慎過頭地把包一直夾在腋窩下,一副怕被賊惦記的模樣。

    可事實上,當客車在中途經過一個鎮,下了幾個乘客,然后又添補上幾個乘客之后,那幾個新上來的年輕乘客在車門口掃視車中的人時,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夾著包的臧強,以及穿著不俗的李向南。

    這幾個年輕人李向南僅一眼,就看出他們都是慣偷。

    不過車內比較擁擠,行了一大段山路,那幾個慣偷擠不過來,并沒有機會對臧強的包和李向南下手,不過在他們附近的幾個大大咧咧睡著的乘客身上,以及包里藏的現金及貴重物品卻是已經被那幾個慣偷不著痕跡地得了手。

    臧強對于每一個上車的年輕乘客都會暗自觀察一番,他一直不敢放松警惕,自然也留意到了那幾個年輕的慣偷,便暗自在李向南耳邊低聲提醒道:“那幾個是慣偷,手法很老道熟練,是有組織的,不過他們應該不會現在就下手,他們在等過了前邊屏水鎮后就一定會下手,你千萬要小心!”

    李向南倒是有些不解,就低聲問:“他們在這里下手比較方便,而到了鎮上有下車的乘客一旦發現被偷了,一定會產生很大動靜。這幾個小偷為什么會等過了屏水鎮才動手?”

    臧強道:“屏水鎮附近有強盜,那些強盜都是山中下來的狠人,敢殺人的,時常會打劫路上的過往車輛。一般常走這條路的人都知道。所以有時運氣不好碰上了,只要配合他們乖乖把東西拿出來給他們看。讓他們隨便挑,并且低頭不要抬頭看他們的都會沒事,所以這些小偷也害怕那些強盜,不敢偷太多!”

    李向南道:“為什么不能抬頭看他們?”

    臧強道:“我也不太清楚。這是他們的一個怪僻,據說上次一位退伍兵回鄉遇上了那幫強盜,那退伍兵以為只是強盜,他能對付,就那樣做了不說,還出言辱罵了對方,結果一番打斗。退伍兵根本不是那強盜的對手,生生被砍掉了四肢扔進山里喂狼了。

    盡管本地人都知道有這么一伙兇狠的強盜,但是這里通往金江縣就只有這么一條路,沒有別的選擇。也只能看運氣,運氣好不會遇上,若是運氣不好的話,也只能自認倒霉了……”

    吱!

    可就在這時,在臧強的話還沒有說完時,突然間汽車一陣急剎車,使車里的人大多險些栽了跟頭。

    尤其是剎車之后,人們都還沒回過神時,外面就傳來一聲慘叫。

    很顯然,應該是遇上強盜了。

    車中有膽小點的,卻已經是尖叫了起來,但這里荒山野嶺的,他們嚷嚷著要讓司機打開車門,他們要馬上下車。

    臧強這時渾身也忍不住抖顫了起來,牙齒都開始在打顫,甚至帶上了哭腔,道:“糟了,我怎么這么倒霉,說強盜就遇上了,這可怎么辦,包里這些可都是貧困兒童救助款,一旦讓那些強盜搶了,我怎么向山區里的那些孩子們交代啊……”

    聽到這些,李向南看向車窗外,只見前面停著幾輛轎車,其中有一輛車翻了,撞到了路邊的護欄上,才沒有沖下山崖。

    路上橫站著幾個赤著上半身的大漢,每個人都扎著小辮子,頭上插著一根羽毛,都臉上都涂著一些白泥,身繪著猙獰可怖的紋身,肩膀上扛著一把帶環的大刀,橫站在大路中央,堵住去路,顯得煞氣凜然。

    此時,那輛翻倒的車輛之中,一位大漢去拉開車門,將里面的一個中年人強拉了出來,那中年人雖頭破血流,但一個勁地在磕頭求饒。

    “讓你跑!”

    那大漢狠狠地一腳踢在中年人身上,中年人一個翻滾,險些摔下山崖,隨即又被赤身大拽著頭發拉了過來,又是一陣拳打腳踢,非常的狠,打的那中年人幾乎快要斷氣才停了下來,但身上已是血肉模糊。

    前面的車堵住去路,后面的車過來后,眼尖的人發現此情景,立即掉頭就想回頭逃跑,但那些強盜似乎早有準備,一旦那些車不停下,而是要掉頭跑的,都會被他們在路上設置的路障將車子掀翻,然后將車里的人拉出來就是一頓毒打。

    客車之上的人看到這一幕之后,之前嚷嚷著要司機開車門的人頓時收了聲,整個車內十分的死寂,每個人都呼吸急促,牙齒打著顫,甚至還能聞到一股尿騷味。

    就在這時,一位大漢走了過來,用那柄大環刀敲打了下車門。

    司機很配合地趕緊將車門打開,就讓那大漢上了客車,車中的大多數人更是氣都不敢出,全都縮身子匍匐下來,絲毫不敢抬頭。

    大漢上車后,如狼一般的眼神從車中掃視了一眼,聲音十分的低沉洪亮,道:“自己主動乖乖把身上所有的物品拿出來讓老子看看,旦敢有不聽話的,我手上的刀……”

    不過那大漢話還沒有說完,那如狼一般兇悍野蠻的眼神不由朝車中唯一沒有匍匐身體低頭的李向南看了過來,見李向南竟敢抬著頭直視他,不由刀尖一指:“你,下來!”(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