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嚇尿丹尼斯
    解決了那個黑巫師,得到了想要的一些信息,李向南便打算離開布達佩斯。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轉過臉,見卡倫在發愣,維蘭妮在發呆,呼吸急促像發情了的樣子,不由沉聲道:“發什么愣,開車倒回去,那幫廢物這么久還沒有追上來,那我們只有主動去解決了!”

    哦!

    卡倫這才回過神,啟動汽車掉了個頭。

    不過才掉頭駛了不到半截,就見一輛越野急速駛了過來,之前與卡倫一起的韋斯利探出個腦袋道:“hi,卡倫,我們已經幫你解決了那些該死的跟屁蟲了!”

    李向南有些詫異,見那車上一男一女,道:“卡倫,那兩個人是你朋友?”

    卡倫停車熄了火,待到那二人也下了車之后,就介紹道:“李,這是韋斯利,那是安娜,他們就是我一直對你說的獵魔師朋友,你之前殺掉的黑巫師,也應該正是他們一直在追捕的!”

    韋斯利體格高大,身穿一身勁裝,顯得干勁威猛,神情有些不解,道:“卡倫,你是說那個我們在追捕的黑巫師,剛才已經被這位李先生給殺死了?”

    想起之前那一幕,卡倫就不由一陣心顫,點頭道:“是的,就在你們追上來的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里,李就輕松地將那黑巫師殺死了!”

    韋斯利吸了口氣,顯得有些震驚。

    不過那位同樣身穿勁裝,一頭金發,突顯火爆身材的安娜倒是細致,就追問道:“那尸體在哪里?”

    李向南道:“如果你們想要他的尸體,那很抱歉,已經被我燒成灰了!”

    “那就好。我們殺死這邪惡的黑巫師以后,也是要燒掉的,否則會很容易滋生惡靈,非常的麻煩!”

    韋斯利笑道:“李。你幫了我們一個忙。非常感謝,那些跟屁蟲現在解決了。我請你喝一杯吧?”

    李向南眉頭微微一皺,道:“你們是怎么解決的,都殺了,還是趕走了?”

    安娜道:“我們一路過來。只是把他們的車都撞翻了,應該會有人受傷!”

    正說著話,就見兩輛顯得有些破爛的高檔汽車快速駛了過來,他們在附近停下來,下來的人其中有維蘭妮的保鏢,還有其它幾個,都是一起的。

    李向南見維蘭妮的手下跟了過來。就對維蘭妮道:“你的這枚籌碼,我可能會借用兩天,到時一定會原物歸還,我現在還有別的事情要去做。就不奉陪了!”

    維蘭妮終于回過神來,便下了車,回復了原來那般嬌媚的狀態,目光灼熱地盯著李向南,媚聲道:“既然麻煩解決了,那又何必急于今晚就離開,我們還沒喝一杯呢……”

    李向南才沒功夫陪這個女人再演戲,也沒有理她,就徑自上了車,對卡倫道:“我們先離開這里!”

    卡倫上車后,韋斯利說要帶他們去一個地方,就先一步啟動汽車領路。

    嗡嗡!

    然而就在此時,天空一陣嗡嗡的轟鳴聲響起,只見兩駕直升機自夜空中飛了過來,那刺眼巨大的按照燈鎖定了路上的兩輛車,一個聲音隨之傳來:“前方的車輛,馬上停車,你們已經被我們的武器鎖定,否則我們會立即射擊!”

    “**!”

    卡倫聽到后,罵了一聲,只好一個剎車,將車停住。

    那直升機飛來后,就盤旋在上空,上面架著武器,正對著他們,幾個黑衣人自那直升機落下的繩梯緩緩地落了下來。

    不過這幾人并沒有展開什么行動,就只是將這輛二手車圍住,同時將維蘭幾幾人也趕到了這里,聚集在一塊。

    李向南見車上有一副撲克,就隨手抓在了手中,下車問維蘭妮:“這些都是什么人?”

    維蘭妮臉色有些陰沉,道:“他們表面上雖然是匈牙利的刑警,但還是諾斯家族的走狗,跟黑道勢力有勾連,你可不能認為他們真是代表官方的警察,但你又不能把他們當黑幫對待,這些人的雙重身份,很令人頭疼,該死的政治!”

    聽了這些后,李向南心中就有了計較。

    沒等幾分鐘,就見幾輛車快速駛了過來,不過車中下來的人,大多打著繃帶,看樣子是受了點傷。

    丹尼斯的頭上打著繃帶,在下車以后,使其看起來很滑稽,尤其是他以為勝券在握的那種趾高氣揚。

    向前走了幾步,丹尼斯打量了維蘭妮一眼后,便惡狠狠地看著李向南:“東方來的小子,你別忘了這里是誰的地盤,別以為與那摩尼賭場的**oss有點聯系就敢不把我諾斯家族放在眼里。

    給你三分鐘考慮,留下籌碼和那小賤人,讓我斷了手腳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否則今晚這里的地獄之門會向你敞開!”

    “說完了?”

    李向南淡淡道:“那么現在該我說了!”

    但李向南什么都沒有說,他突然一揚手,手中的撲克牌就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朝著四面八方飛舞,疾若流星劃過。

    尤其是直升機上的那個拿重武器對著他的家伙,最令人討厭,李向南首先解決的便是這個敢用熱武器威脅他的螞蟻。

    撲通!

    那二人在撲克牌如流星般漫天飛舞之中,就一頭栽了下來,正好落到丹尼斯的面前,而那直升機駕駛員見狀,掉頭就跑。

    其它的人被這突然發生的一幕還沒有反應過來,那撲克牌就像是死神的鐮刀,絞肉機一樣,但凡有被觸到的,都會被割裂身體,使那撲克牌自身體穿透而過,不是斷手,就是斷腳,血流如柱,哀嚎遍地。

    然而,這也僅只是在一個呼吸間的功夫,場面就發生了徹底的扭轉。

    現在,將李向南等人圍了起來的人當中,除了丹尼斯還是站著的以外,其它人均倒在地上在不斷地痛苦哀嚎,有的甚至更倒霉,被那鋒利的紙牌劃開了堅硬的腦袋殼,已然沒有了呼吸。

    這時,李向南將手中還剩下的兩張撲克翻轉了過來,正是大小王,他把玩著這兩張撲克,緩緩走到丹尼斯的面前,道:“我倒是很希望你能向我敞開地獄之門,不過我非常討厭有一些蠢貨拿著那沒用的槍械對著我趾高氣揚并出言威脅,那是膽小懦弱的表現,就先讓他們享受一下地獄般的煎熬的感覺,你覺得我剛才的飛牌玩的怎么樣?”

    丹尼斯此時早就已經嚇尿了,臉上也不付那囂張的表情,只剩下深深的恐懼,他的嘴唇蠕動了下,卻什么都沒有說出來。

    李向南上前,將他的脖子輕輕一摟,道:“本來我在這里等你們,可你們沒來,我也沒打算回去找你們,那時你們真的很幸運。

    然而不幸的是,我本打算離開這里時,你們卻又主動送上門來了,既然這樣,那正好,我對這個國家不太熟,就請你帶帶路,我要離開這里找個地方喝一杯呢!”

    說著,李向南將丹尼斯的脖子一提,就像是提小雞一樣,就來到了丹尼斯那輛豪華高檔的越野車前。

    咻咻!

    只不過在他上車前,李向南突然間一甩手中的最后兩張撲克牌。

    那撲克如同流星一般飛出,將那兩個一開始就撲倒在地躲過一劫,現在又想舉槍的蠢貨直接掀翻在地。

    將丹尼斯塞進了車里的后座,李向南跟著坐了進去后,卻又從窗戶探出個腦袋來,道:“伙計,如果你對那輛二手老爺車有感情的話,我不介意讓這輛車碾壓過去,結束你那呆笨的舉止和表情,你是偵探,現在是配角,可不是路人甲,我們現在要跑路了,ok?”

    卡倫這才從剛才那無比犀利狂拽的飛牌殺人的炫酷場景之中回過神來,于是快步就走了過來上了駕駛位,繼續擔當司機。

    只是今天晚上,李向南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這完全已經超出了他一個凡人所能認知的界限。

    就在卡倫駕車駛離時,李向南又伸出腦袋,朝著同樣在發呆的維蘭妮道:“小妞,這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可惡的觀眾們,你們免費欣賞了一場表演,是該找點活給你們干了……”

    維蘭妮不知道李向南為什么要虜走丹尼斯,她回過神以后,看著滿地殘肢斷臂,哀嚎不斷,不由眉頭一皺,臉色一沉,對手下們道:“將這些討厭的蒼蠅全部處理了,一個活口都不要留!”

    ……

    夜色下,某神秘的古建筑中漆黑一片。

    這時,一道黑影匆匆忙忙,如一道幽靈一般來到了這幢建筑的正中位置,并推開了那廳堂的大門。

    大門推開后,一首美妙的琴曲仍在演奏,但那韻律節拍,卻顯得有些快了幾拍,顯然演奏的人心事不定。

    而就在一位黑袍推門而入時,琴聲頓時停歇,紅袍女人那清冷的聲音發出:“什么動態?”

    黑袍女人匯報道:“大人,目標越來越開始脫離方向了,目標的行事完全沒有規律,他去布達佩斯先逛城堡山,再去賭場賭錢,又與諾斯家族發生沖突火拼,而我們的一只眼睛在火拼中沒有及時脫身被殺,從而斷了線索,已經無法再判斷他的去向!”

    “一群廢物,再加派眼睛,一定要給我掌握住他的行蹤,如果不能將他引導至本座計劃給他安排的方向上來,你們就去給本座的寵物當食物吧……”

    紅袍女人憤怒的咆哮在寂靜的大廳之中回響。(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