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詭秘影子
    一道水簾瀑布一般的洞門,確實間隔了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如果說在那墓宮外部,是風景秀麗,平靜祥和,宛如一片山水畫卷,那么在由這水簾洞門進入墓宮內部,卻是陰風呼嘯,寒意森森,枯骨累累,宛如來到幽冥地獄。

    沿著臺階往下,只見兩邊枯骨兵甲排布,這些枯骨均穿著一層密封連體的甲衣,而腳下都被用鐵釘釘死,顯然是被用極度殘忍的方式將活人釘死在這里陪葬,充當陰兵侍衛。

    李向南順階而下時,在一股陰風怒號之中,他完全能夠感受到那陰風中帶著的那種強烈沖宵的怨恨,很容易能夠想象到當時這些活人被當作陪葬品釘死在墓宮中時的殘忍情景。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殘忍,致使此處怨氣沖天,也成為了陰魂容易滋生泛濫之所。

    下了臺階之下,前方是一個小型的廣場,但是那廣場之中,每隔幾米就有一個池子,如今池子已經干涸,但那里留下的斑斑血跡,與森森白骨,也昭示著曾經那里洼中被注滿了血液,成為血池時的情景。

    這些血池,曾被用來布置過冥都血煞陣法,已經是鬼道修士的手段了。

    而血池干涸,陣法自潰。

    到了這廣場之上后,只覺煞氣沖天,陰森呼嘯如潮,前方雖仍有宮室,但這里就已經陰魂散布,不斷地在廣場四周巡游,似乎不曾脫離這個廣場。

    不過這些陰魂受那陣法影響后,都比較有規律,組成一個小團隊,按一個固定的線路在不停巡游,經久不變。

    李向南停在廣場邊緣,觀察了下那些陰魂。

    雖此處乃是絕陰死地,純陰絕煞密布,歷經千年。但這些陰魂只是自然形成鬼仆,卻并沒有得到進化,鬼齡都停留在五十年輪左右,顯然是受了陣法影響。

    大概統計了下。這小廣場上散布的陰魂鬼仆,大約在五十只左右,鬼齡都很平均,倒是給李向南省了不少事,可以直接進行捕捉。

    于是,李向南往那廣場之中跨出一步。

    嗷嗚!

    當他跨出那一步后,因活人生氣被附近巡游的陰魂鬼仆察覺到,那隊陰魂鬼仆當即便撲了上來。

    不過這些陰魂鬼仆是以小團隊的形勢撲來,倒是挺有規律,而其它的仍在巡游。仿佛對這里視而不見。

    發現了這個有意思的規律后,李向南這才明白那些盜墓賊為何能夠穿越這廣場進到前面的宮室里面,應該是經過長時間的觀察和計算,有效地避開了這些陰魂鬼仆的巡視才一舉得手。

    這隊陰魂鬼仆大概有十只左右,當他們聞著生氣朝這里撲來之際。李向南手掌心的陰煞葫蘆在此刻迅速地飄浮了起來。

    去!

    在陰煞葫蘆飛出去之后,只見一道煙霧從葫蘆中鉆出,迅速凝成了鬼卒和鬼衛。

    當這二級鬼卒和四級鬼衛被放出來后,就仿佛龍游大海,他們對來到這里的環境顯得十分興奮,在得到了李向南的命令后,迅速地對那隊陰魂鬼仆發動了攻擊。并配合李向南進行捕捉。

    當然,鬼卒和鬼衛得到的指示是以捕捉那隊陰魂鬼仆為主,他們的強大,完全不是那些陰魂鬼仆可比的。

    就跟兩頭狼闖入了羊群一般,鬼卒和鬼衛發出一聲咆哮后,畢竟等階要高許多。強大的威壓,會使那些陰魂鬼仆產生畏懼,因而很輕松地就被鬼卒拿捏住送進了陰煞葫蘆之中。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這隊十只陰魂鬼仆就被李向南捕捉了回來。

    鬼衛和鬼卒似意猶未盡,不由瞄向了在其它處巡游的那些陰魂鬼仆。

    當然。此次李向南的目標是要捕捉兩百只陰魂,或者是更多,只是這么十來只完全不能滿足他的胃口。

    于是,李向南深入廣場,放出鬼衛和鬼卒自由出擊,盡數地去捕捉那些陰魂鬼仆。

    他只是站在那里,操控著陰煞葫蘆,隨著鬼卒和鬼衛的捕捉頻率,不停地將那些被抓到的陰魂收集了進去,效率非常的快。

    不過也有零散幾只陰魂會突然躥到李向南這里,但卻都逃不過李向南的魔帝之手。

    那魔帝手印不單能夠發動攻擊,同時他也能夠進行控制,一張虛幻的大手伸出,那些陰魂鬼仆根本不容反抗或逃脫,數只陰魂如同螻蟻一般,盡數被那巨大的手掌拿捏了回來被吸入葫蘆之中。

    就這樣,過了大約十來分鐘左右。

    這小廣場之上頓時寂靜了下來,所有巡游的陰魂無一漏網,盡數被捕捉了回來,只剩下兩只鬼卒就像得勝的將軍一般,發出勝利的嘶吼。

    李向南此時的心情不錯,若在往常,他要滿山遍野,荒郊野外亂跑,捕捉五十只陰魂,估計要費上很長的時間。

    而如今一次性聚集在小廣場上的陰魂,品質還算不錯,捕捉起來一次就是這么多,也只用了十來分鐘,這倒給他省了無數的心力。

    而這座帝王陵墓,還有許多未知沒有被探索,這里就像取之不盡的陰魂寶庫,使李向南不禁慶幸,他花費很長的時間和精力去調查鬼葫蘆根源線索,找到這處絕陰死地,還是非常值得的。

    收回陰煞葫蘆后,李向南就帶著鬼卒和鬼衛,越過廣場,來到了對面的宮室跟前。

    這里的宮室原本是半封閉式的,只有一些籃球般大的窗洞,不過因為有盜墓賊的光顧,其中一處窗洞被砸了個大豁口,可容一人進入。

    李向南先放鬼卒進入宮室之中探索,不過很快就聽到宮室中傳出一陣陰森嗚咽般的嘶吼。

    不一會兒,鬼卒便拿捏著兩只仍在掙扎咆哮著的鬼衛出了宮室來到李向南的面前。

    這宮室之中竟然有由陰魂進化出來的鬼衛,李向南打量了下這兩只與鬼卒戰斗后受傷被捉出來的鬼衛,發覺這兩只鬼衛魂體之上的氣息極為濃郁。

    而不同的是,一只身上是純陰之氣,而另一只身上卻是絕煞之氣,涇渭分明,顯得很強大。

    如若不是李向南提前將鬼卒放了進去,他要是直接碰到這兩只鬼衛的話。只怕是要吃不少苦頭,甚至可能還會受傷。

    還好他謹慎,先將鬼卒放了進去探路。

    不過這是兩只進化而來的鬼衛,品質非常高。戰斗力很強,利用價值也非常大,但卻是無法用來血祭煉化的,也只能被他提純靈核修煉,或者是以其靈核喂養他血祭過的鬼卒或鬼衛,以提升其品級和戰斗力。

    將這兩只鬼衛收進了葫蘆后,李向南才準備要進宮室,此刻他的耳朵突然一動,聽到了外面傳來的動靜。

    轉過臉,就見葉流云等一行人已經順著他留下的標識。從而進入了這個墓宮,他們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驚奇,不斷地打量著這里的一切。

    葉流云和葉雪晴二人的職業本來就是考古學家,這二人進來后,表現的還是非常專業。每到一處,都會采集一些能代表這里歷史與文化內涵的標本。

    林家父子則是將一些工具與設備拿出來進行勘測,測量周邊的環境與地質結構,是否有其它不明能量,是否有危險等等。

    沈青顏和沈蓮音姑侄二人倒顯得輕松一些,只見沈蓮音手中拿著一個搖鈴,沈青顏則是拿著一個珠串。都是擁有法力波動的法器,倒還算不錯。

    二人在附近謹慎地在探索著什么,看樣子應該是用那法器在感應這周邊是否有危險的陰魂襲擊。

    那廣場上的陰魂都被李向南捕捉一空,就是這宮室中的兩只強大的鬼衛也被他所服,她們也探索不出什么。

    不過李向南也不打算提醒二人,如若讓她們知道這里的陰魂全被他捉走。這可能會讓他們放松警惕,萬一再有什么兇猛的東西躥出來,就危險了。

    由那窗洞進了一間宮室后,只見這間宮室中陳列著許多雜物,不過都是些普通陪葬品。也只是有點考古價值罷了,值錢的大多被盜墓賊盜去了。

    由這間宮室出來,是一個走廊,兩邊還有幾個陳列陪葬品的宮室,都有被翻動的痕跡,李向南沿著走廊到達盡頭,那里有一個水池,水池中倒是生長著許多葉子泛青灰色,尖葉如刺一般密集,出有小齒,并緩緩蠕動著的水草。

    這正是適宜在這種環境之中生長的陰靈水草。

    這也算是一種不錯的煉藥材料,李向南就采了幾株。

    只是才將這陰靈水草采出來之際,李向南忽然聽到一股動靜,那仿佛是野獸發出的嘶叫聲,源自于那水池的底部,好像有什么東西要鉆出來。

    李向南拿著陰靈水草,立即后退了幾步,拿出一張烈焰符在手上。

    只見那水池中一股水泡冒出,一條約手臂般粗,全身灰青的蛇頭突然鉆出水面后,鎖定李向南吐著信子。

    還以為是什么兇猛異獸鉆出來,原來是一條葵水蛇,還是一條幼蛇,李向南也沒有打算殺死這只小蛇。

    因為別看這是條幼蛇,一旦殺了他,就會引來更多的蛇前來,甚至能引來真正的兇獸葵水陰蛇,雖然不比那黑冠王蟒難對付,但這種蛇成群出現,會非常麻煩。

    李向南打算用烈焰符,直接將那條蛇驅趕走,打發了了事。

    可他還沒有扔出符篆,突然間警覺了起來。

    只聽一陣悶吼聲傳來,隨即一道影子如閃電般從那水池邊掠過后,那條葵水蛇便消失不見,附近只留下一灘水漬。

    李向南的眼睛瞇了起來。(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