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秘武
    李延國只是對李向南敘述了當年的一個回憶的片斷,解釋了李定國出走的動機。

    而結果就是,這二十年來,此人就像世間蒸發了一樣,究竟是死是活,卻沒有任何的訊息。

    但是這個片斷之中,卻提到了一樣令李向南覺得古怪而又震驚的東西,不是龍頭杖,也不是龍紋玉佩,而是那神秘羅盤狀的東西。

    這個羅盤狀的事物,他不確定是不是現在他手中所持有的那個,于是李向南畫了一個簡單的圖案給二叔看。

    當李延國看到這個圖案以后,也覺得十分的震驚,他問:“向南,你怎么知道這個東西的,你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李向南卻問:“二叔,我畫的這個,是不是當年你們在山中發現的那個?”

    對于這塊羅盤狀的鑰匙,李延國當時是親眼所見,記憶非常的深刻,道:“當時我所見到的,與你畫的幾乎一模一樣,但是他的缺角位置完全不同,那缺角其實就是一個指針!”

    李向南沉吟道:“指針么,我以為這是一種可以組合起來,可以開啟某種神秘的鑰匙!”

    “你爸當年大學時的專業是物理學,他找到這個羅盤狀的事物研究分析時,確實提到了鑰匙的字眼,但他判定的是一種指針形式,那羅盤之中擁有某種違反常規的神秘力量,如果運用得當,會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

    說到這里,李延國目光如炬地看著李向南:“以前你爸做的那些事情,我一直都不能理解,心中非常痛恨他為那外物而迷失的作法,可自從我進入特種部隊,執行了一些秘密任務的時候,我所接觸過的一些人和事,都極為反常,讓我相信這個世上真的存在鬼神,也讓我認識到了秘武者的強大。

    從那之后,我再回想起來,你爸當時總抱怨說自己不夠強大,我猜想極有可能是他遇到了秘武者勢力從而受到了重大的挫折,讓他對生命的弱小產生了悲觀情緒,所以才會自暴自棄,而一旦讓他發現有機會接觸到那個層面時,他就會徹底的迷失陷入其中無法自拔,恐怕這才是他出走的主要原因!”

    說著,二叔的目光極為凌厲,看著李向南的眼睛,厲聲道:“向南,現在你告訴我,當你得到了這些能令你強大起來的神秘事物,你會不會也迷失其中?”

    李向南道:“二叔,你看我現在積極的生活狀態,會迷失嗎?”

    李延國搖頭:“你暫時還不會,因為你遭遇和經歷的與你爸完全不同,你還沒有遇到過能讓你產生絕望的強大力量,所以你的固執與好勝之心還沒有被徹底的激發出來,等到你經歷那一刻的時候,我只希望你依然能堅守本心,千萬不要迷失其中!”

    李向南心中卻是想,其實他已經經歷到了,正是那被困在古塔之中的萬年老鬼。

    要知道,那可是鬼帝至尊級別的存在啊,鬼帝的強大雖然李向南暫時還感受不到,但是他完全能想象得到那是怎樣的一種情形。

    要是說那陰冥鬼帝脫塔而出后,力量恢復到最強盛的狀態,能只手撕裂虛空,毀滅這個地球,李向南都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對于二叔一直以來不斷的告誡和循循教導,李向南一直都銘記在心,因為進入了修真門檻以后的他,比別人更加的清楚堅守本心的重要性,這是修行的根本,一旦失守,便是萬劫不復。

    李延國知道他的話侄子都能聽得進去,所以他也沒有再重復以前告誡過的話。

    只是他感覺自他離開的這半年以來,侄子身上所發生的變化,是翻天覆地一般的。

    這種微妙變化,也許別人感受不到,但作為一個時刻在死亡邊緣徘徊的人,非常的敏感,更何況侄子是他最親的人,對他沒有任何心靈上的防范,才會讓他敏銳的察覺了出來,侄子一定修煉了某種神秘的法門。

    因為根據李延國的判斷和默默觀察,他教給李向南的都是些基本的搏斗功夫,根本不會強大到有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精氣神,壯大心靈,更不可能會在短時間中修煉出那種精純的真氣。

    而再結合李向南近期的一些所作所為,李延國更加確定了自己的侄子現在已經擁有的不同尋常的力量。

    但這是侄子心中的一個秘密,李延國也并不打算逼問,他只能按自己的理解方式,與自己經歷過的人生閱歷,提點一下侄子,好使他不會走許多的彎路。

    李延國問道:“向南,你告訴我,你對秘武者,以及秘武門派的認識,已經到了哪種階段?”

    “我以前對這個世界背后的另一面曾有過懷疑,但從未真正接觸過那些,而自從幾個月前,我出去了一趟,經歷了一件人間慘劇背后發生的邪惡事件后,這才讓我清醒地認識到了世界的多面性。

    對于秘武者,我曾經遇到過,但當時對此并沒有一個明確的概念,直到近期,我去了一趟冰天市,遇到了幾個人以后,從他們那里才知道了行走在這世俗社會的另一種修習了強大武道功法的人,他們代表著一個與世間隔離起來的神秘勢力,被稱之為秘武者。

    但是對他們背后的秘武門派,我只知道非常的古老而強大,向世俗社會中招收弟子的要求極為苛刻,而這些秘武門派具體的來由,我就不清楚了!”

    李延國聽了這些,點了點頭,道:“你接觸的人對你講的這些還算詳細,不過那秘武門派其實只是一種統稱,他們就像古代的江湖門派一樣,都有屬于自己的門派名稱,散布在地球各個神秘角落,但相同的是,他們培養出來的人才,卻都被統稱為秘武者。

    這種秘武者,他們修煉的是一種可以將肉身力量強化到極致的武道功法,可使身體似鐵如鋼,血氣沸騰如漿,能斷石分金,劈山撼地,非常的強大,熱武器對他們而言,除了那些強大殺傷性武器以外,普通的熱武器對他們的威脅性非常小。

    許多國家機密安全部門對這些人采取即防范,又拉攏的政策,對其門派也都是盡量友好相處,只要在世俗社會上游走的秘武者不會做那些危害國家安全與社會安定的事情,大多數國家都不會過分干涉這些人的自由。

    可一旦這種人不受其門派約束,對社會形成極大危害,國家是必然要圍剿的,我曾到各處執行過一些秘密任務,就是圍剿那些作惡多端的秘武者!”

    李向南道:“那以國家的力量,能查到這些門派的具體位置嗎?”

    “不能,即使是國家的力量,運用現代高科技手段,也無法找到這些門派的具體真實位置,這些門派就好像是處在某種空間斷層中一樣,再加上他們用特殊方法隱匿,自成一套社會體系,非常隱秘!”

    李延國道:“不過,也有一種方法可以進入到那些門派之中,就是各門派指定的代言人在世俗行走時,發現特殊人才以后,可以向這些人發放名牌,引這些人才入門,而我曾懷疑,你爸這么多年沒有音訊,極有可能是進入了那些秘武門派!”

    “那進去還有機會出來嗎?”李向南問。

    “我也不知道,但我曾在執行一分緊急任務時,在國安部門有幸看到過一份絕密文件,國內幾個有傳承的古老家族中,倒是出現了一個家族子弟在三十年后被派遣了回來的特例,是來自天海的易家!”

    李向南聞言,不由恍然。

    怪不得葉雪晴曾對他提到過,他們三家因那起失竊案后相繼沒落,但沈家與林家得到了另一個家族的庇護,才兔除了被滅門的威脅。

    看來這天海的易家,確實夠強大。(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 单双中特资料799222 基金配资10倍 河北11选五全部规则 急速赛车基本走势图 投资理财平台移动版 浙江11选5 江西时时彩停售 今天吉林快三专家预测 日本股票指数走势图 双色球杀20个红球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