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 兄弟,父子
    三更了,求點擊、推薦票!

    ……

    在李向南的印象之中,自幼兒時期到青年時代的這個過程中,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于他父親李定國的記憶。

    至于李向南的生母,則是任何人都沒有提起過,這個人好像從來都不曾出現過。

    可以說,李向南自小就是二叔一把手撫養長大的。

    在小時候,小向南總會看到別人有父母親的疼愛和寵溺,他非常羨慕,而他卻沒有,像個孤兒一樣。

    每次回家以后,他總要問二叔爸爸媽媽的事情時,二叔總是語焉不詳,不肯對他說明原由,只是騙他說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很長時間才能回來。

    而提到媽媽這個名詞,二叔也沒有給出任何的解釋。

    但二叔根本無從解釋,就是連一個欺騙他的理由都沒有,因為二叔也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女人。

    二叔只知道李向南出生之后,還沒滿月就被他爸爸李定國抱了回來,李定國也沒有給出任何的解釋,總是一副很凄苦的樣子。

    小時候,李向南每天都在企盼,爸爸什么時候回來。

    只是他幼小的等待與企盼,持續了很長的時間,爸爸都沒有任何音訊。

    直到李向南開始漸漸長大并懂事以后,他通過村中的老一輩那里了解到關于父親的一個大概情況后,他童年的企盼與等待徹底的破滅。

    其實,就是村里的那些老一輩們,對他父親李定國的了解也并不多。

    因為饑荒,李定國當年只是帶著年紀也不大的弟弟李延國逃荒來到紅山村以后才定居下來的,而后趕上全國首次高考,李定國在紅山村只呆了一年不到,就考上了大學,只留弟弟李延國一人在家。

    往后,李定國每年假期都會回到紅山村看望弟弟,但都是來去匆匆,給村民們了解他的時間并不多。

    再后來,李定國回來的次數就開始減少,直到大學畢業的時候,才帶了很多的東西回來看望弟弟李延國,當時李定國在紅山村最多只呆了三天,就再次匆匆離別。

    而這次離開,就是整整三年。

    可是在三年后,當李延國報名參了軍,正準備出發的那晚,李定國卻抱著一個未滿月的嬰兒回到了紅山村。

    當時的李定國似乎受到了極大的打擊,情緒十分低落,每天都過得十分凄苦,村民們都看得出,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孩子,李定國絕對會去尋短見。

    可就在嬰兒一歲能走路的時候,李定國卻突然失蹤了,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村民們對他的記憶,也停留定格在了李定國出走的前一天,那天李定國神色反常,又哭又笑,就像瘋了一樣,而后就不見了蹤影。

    那時李延國雖然已經參軍,但卻正好是他回家探親的時間,李定國將孩子托付給弟弟后,就失蹤了。

    而李延國當時并沒有去尋找哥哥,只是默默承擔起了撫養幼小侄子的責任。

    當侄子漸漸長大,并向李延國問起大哥的下落時,李延國都沒有給孩子任何太多的解釋,只是編出了一個善意的謊言。

    直到李向南長大懂事以后,李延國也一直沒有給出任何的答案,甚至連一句對大哥拋家棄子的行為而會不會責難抱怨的話都沒說過。

    而李延國告誡李向南最多的話,就是讓他堅守本心,不要被外物,或者人和事而迷失,讓他堅強樂觀地生活。

    自那以后,李向南一直都沒有問過關于他父親李定國的事情,李延國也一直沒有開口告訴他,他父親是怎樣的一個人,就這樣叔侄保持了二十年的默契。

    從小到大,李向南的印象之中,對于父親的這個概念,越來越模糊,而母親這個詞根本就不存在過,對這不負責任的兩個人,最多的是一種淡淡的恨。

    在他心中,則早已將撫養他長大的二叔李延國當成了自己至親至愛的父親。

    而如今,李向南只是與二叔的一次不經意的對話,卻再次牽出了他那位越來越模糊的父親時,李向南凌亂了。

    這附近的隱霧山中,竟然真的有金光和白龍傳說留下的寶藏,而取走寶藏的人,卻是他的父親,還是二叔親眼所見。

    那么,李定國離開的那一天,到底發生了什么?

    李向南抬起頭,看到二叔的目光時而很冷,時而溫暖,似乎某段回憶,再次被挑起。

    很快,那道冷厲的目光收回,柔和了幾分后,李延國這才看著李向南,道:“向南,關于你爸的為人,我不好評價,因為在我的眼中,他是一個好哥哥,我們在饑荒的時候,生死共患難過,他把能吃的全留給我,能獨自忍受饑餓,獨自忍受折磨,不顧一切保護我,如果沒有大哥,我早就死了。

    但是在你的心目當中,可能大哥不是一個好父親,在你一歲的時候就棄你而去,他就是一個混蛋,他在那場死亡威脅的苦難中能熬了過來,但他卻被外物迷失了本心,陷入其中無法自拔,沒能堅守住本心的煎熬挺過來,成了一個失敗者,一個失敗的混蛋!”

    李向南沒有說話,二叔提到這個父親的為人,就算他對這個男人沒有任何的感情,也沒有任何的印象,只有一股淡淡的恨意,但他是那個人的兒子,是沒有資格去評價的。

    現在二叔肯告訴他這些,估計是二叔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不需要他獨自一個人默默去承受那些沉重的回憶,說出來,會覺得輕松許多。

    李延國其實在此前與侄子的一番談話以后,他反思了很久。

    他知道侄子在他的羽翼之下長大了,已經不需要自己再為他保駕護航,侄子已經成熟強大了,也有了自己的人生理想,也有自己的道路要走,自己何不拓寬他的道路,讓他走的更順暢一些?

    當默契在翻轉過來時,李延國能欣然接受侄子對自己后半生做出的人生規劃,他已經將自己的弱點撫平,同時他也不想因為自己,使侄子背上一些沉重的包袱,他要做的,就是給對方減壓,因為他心里一直把他當自己的親兒子。

    所以李延國在這一次,會主動向李向南透露一些他埋藏在心中許多年的東西。

    因為雙方的默契,李延國也知道侄子心中在想什么,他只是給大哥做了一句話的點評之后,就沒有再談及李定國的為人,他相信侄子心中有自己的判斷。

    李延國談到的,是李定國離開前所發生的一件二人親身經歷的事情。

    李定國自從回到村里后,整個人十分的消沉,問及原因,他從來都不肯說,只是抱怨自己不夠強大。

    但是他為什么渴望變得強大,到底發生了什么,讓他飽受打擊,沒有人知道。

    而有一次,李定國從村中老人那里聽到了隱霧山一百年前發生的金光與白龍的傳說后,他整個人就像了著了魔一樣,沒有做出任何的解釋,就毅然決定悄悄去尋找那傳說中留下的遺跡。

    李延國不知道大哥究竟用了什么樣的方法,在經過無數次毫無所獲的失敗后,還真的讓他幸運地找到了關鍵線索。

    在李定國離開的前一晚,他拿著一樣東西回來找到弟弟李延國,讓弟弟幫他一個忙。

    于是兄弟二人在一個漆黑的晚上,在大山深谷中摸索著找到了一處神秘遺址,二人埋頭苦干了很長時間,才挖掘出一個通道。

    由那通道進去后,他們確實發現了寶藏。

    但實際上,那寶藏也只不過是一桿金色的龍頭杖,一個神秘羅盤狀的東西,還有一塊刻有神秘文字的龍紋玉佩。

    當時李定國得到那幾樣東西后,如獲至寶,整個人就像癡迷了一樣,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雖然李延國覺得那不切實際,勸他過正常生活,但李定國就是不聽,說只要解開龍紋玉佩的秘密,他就能強大起來。

    第二天晚上,李延國含著怨恨與無奈,苦勸無果下,眼睜睜看著大哥迷失了本心,拋棄了孩子,帶著那幾樣所謂的寶貝,決然而去。(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 贵州11选5前三连线走势图 关于科创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江苏快三手机版计划 马耳他幸运飞艇号码规律网址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新疆喜乐彩开奖号码 天津体彩11选5 吉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云南快乐10分钟 云南十一选五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