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閃電出手
    那肖經理不地道的事情接二連三的做,其實本來就讓一些老顧客心生怨氣,只是一直沒有一個爆發出來的突破口。

    而此次,肖經理很不幸的礙了李向南的事,李向南只是借些怨氣來往那火山口上一引,這肖經理自然會成為眾矢之的。

    趕走了那礙事的肖經理,現在又來了一位老成持重的陸姓老者來主持這一盤后,李向南依然沒有出手。

    他一直在鎖定著那幾株打算入手的大樹種,同時又觀察著這個陸姓老者。

    雖然這位陸老是花木專家,不過他做事很穩重,也非常老辣,那些富豪們開賭之時,那老者并不會大肆宣揚把人引來競賭,有時也會給一點小小的意見。

    那些聽了意見的富豪,有選擇的挑了幾株,雖然一開始賭漲了,但后續的又開賠了,賺少賠多,但這些人依然覺得很高興,也承陸老這個情。

    這就是做人與做事的差距,雖然最終都讓市場把錢賺了,但這位陸老的手段,可比那肖經理高明了不止一倍。

    而對李向南而言,這樣的人,雖然老辣,但卻比肖經理那一類的更切合李向南的心意。

    留意了下時間,見還有十分鐘左右,這大市場之中的氣氛,也更濃烈了幾分,許多一直在觀望的人,這時也陸續開始出手。

    自然,因為出手的人多了,那么這開出賭漲的機率也就大增,此時大市場中的競價**終于來臨。

    有人開出了一株百年以上野生碧玉柏之后,隨即就被花木商人以四百三十萬的高價成功收購。

    但好事還沒完,接下來又有一株百年以上野生雞毛松被開出來,陸續被人以近五百萬的高價買走,這一下子就像是點燃了火藥筒,將這大市場開賭的節奏推向了頂峰。

    甚至還有陸續的叫漲競賭,此起彼伏,使得這大市場里的氣氛十分的熱鬧,甚至接近瘋狂。

    尤其是那位陸老,因為陸續出手的人不斷增多,他也開始忙不過來,更沒有時間給那些被看好的花木進行簡單點評拉攏人心,就是將他的那位年輕的助手叫了來,也有些忙不過來了。

    看到此情形,李向南知道他出手的機會終于成熟了。

    而時間也只剩下不到五分鐘了。

    于是,李向南當機立斷,來到那株他最為關注的一株上千年份的大樹種跟前,叫來了那位忙的不可開交的陸老助手,并提出不打算開包的要求。

    那位助手忙不過來,又見李向南穿著普通寒酸,根本沒有放在心上,而且這一看就是個新手,他能有什么眼力與專業知識?

    反正時間有限,這新手看好的這一株基本價二十萬,這錢他們不賺白不賺,于是當場就以二十萬基本價給李向南簽了那株以后,也再懶得理會,就跑到另一位富豪那里忙活去了。

    第一株最好的成功入手,李向南此時心中非常的嗨皮,于是他一鼓作氣,快步奔到第二株跟前。

    那位助手忙不過來,李向南沒把人叫來,但那位陸老被叫了過來。

    陸老看了一眼李向南選的那株,又在電子儀器上發現李向南已經出手了一株了,而且還是個新手,似乎已經開賠了二十萬,不由提醒道:“年輕人,凡事切不可急躁,也不可因這市場的火爆瘋狂氣氛影響而太過沖動啊……”

    李向南此時刻意表現的就像是被打了雞血一樣的表情,不悅道:“老頭,別人一開就漲,轉手就賺幾百萬,你叫我怎么能淡定下來,時間來不多了,這株我要了,你還是爽快點吧……”

    看李向南這么固執沖動,他好心提醒都不領情,就該讓這年輕人吃個教訓,這時又有人在叫,陸老也不再說什么,利索地就給李向南以基本價十萬簽了那株樹種離開。

    第二株輕松入手,只花了三十萬,賺大了!

    不過,當李向南準備入手最后一株的時候,這時他發現那個何老與兩個人已經在那樹種跟前了,似乎對那株已經起了興趣。

    看到這里,李向南立即快步走到了何老的跟前,就見何老的目光在李向南看好的那一株,以及旁邊的另一株上面不停的游移,神色有些猶豫,說明他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該選哪一個。

    李向南看了看旁邊那株,見這一株竟然也能開漲,雖然漲幅不大,但也不錯了,于是當場就道:“何老,您老如果不選的話,那我就要那一株了?”

    見旁邊突然冒出的這個年輕人指著他看好的其中一株要競賭,何老眉頭皺起,但見這年輕人是個新手,應該是借機想要來跟風,這么一刺激下,何老道:“年輕人,老夫的風格你恐怕做過了解了,你真的打算要這株,那我出二十五萬?”

    “三十萬!”

    李向南弱弱地競賭了一把,旁邊的人見李向南完全是個新手,底氣明顯不足,不由得輕笑,眼中盡顯鄙夷。

    “四十萬!”

    何老以為把握住了這年輕人的心思,競賭非常的輕松寫意,好像很隨意的樣子。

    旁邊的陸老有些看不下去了,不由道:“年輕人,你只是個新手,應該多學學,你已經開賠了三十萬了,再這樣下去你會賠得更多,你打算還跟何老爭下去么?”

    李向南猶豫了一會兒,何老見他一直不再開價,就道:“年輕人,考慮好了沒有?”

    郭猛因這里激烈氣氛影響,也玩了一把,但開陪了,就一直在觀望。

    但這時他抬起頭見李向南竟然跟何老競賭了起來,不由心中一急,就急急跑了過來道:“向南,你跟人家何老摻和什么?”

    李向南見此,便打了退堂鼓,道“那算了,我不跟你爭了,那要旁邊的這一株總行了吧?”

    何老見這年輕人這么快就敗下陣來,沒有再抬價,他的注意力被分散,也沒有留意李向南選的旁邊那一株,不由笑了笑道:“年輕人沒有堅持,爭不過就隨便選一株想挽回顏面,這種事要不得啊,還真是要吃些教訓才能成長起來,既然你要旁邊那株,那老夫也不與你競賭,免得讓人家說老夫以大欺!”

    旁邊其它人也都是十分鄙夷,他們見李向南穿著寒酸,氣勢上弱了何老,競賭又爭不過人家,竟然還死要面子,想隨便選一株表現自己的隨意,這反而更讓人覺得鄙夷。

    陸老見此,不禁搖了搖頭,心中對李向南這樣的舉動非常的看不起,覺得讓這年輕人多吃點苦頭才好漲記性,于是就直接將何老競走的旁邊一株二十萬基本價簽給了李向南。

    花費了些力氣,第三株也終于成功入手,李向南心中不由暗暗松了口氣。

    不過這時候,何老將他競走那株開包了出來。

    旁邊的人一見再次賭漲了,不由諷刺道:“年輕人做事就是沖動,如果剛才堅持一下,那么這株到手以后還能給個安慰,小賺一筆,結果那么快敗下陣來不敢再競賭,又讓何老撿了漏,嘿,真是……”

    而郭猛從陸老那看到李向南已經出手了三株了,都沒有賭漲記錄,此時卻是有些不悅,道:“向南,你平時是個做事很有分寸,也很謹慎的一個人,這次怎么會這么沖動,你已經賠了五十萬了,你還打算玩下去?”

    李向南從這大市場里挑選到的最好的三株現在已經成功入手,自然是不用再繼續扮豬玀了,便淡然道:“猛子,我當然是不打算再繼續玩下去,你既然知道我做事有分寸,我還要出手,那么你就應該清楚我這么做的目的!”

    郭猛聞言不禁一愣。

    旁邊的何老將那株交易給了花木商人,又小賺了百來萬后正高興呢,但聽了李向南這淡然自若的語氣說出的一番話后,忽然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于是,何老再次觀察起李向南與他競賭失敗后隨便選的那一株。

    只是這一研究觀察之下,何老的臉色不禁突然大變。

    他緊緊地瞪著李向南,仿佛要將眼前這個深藏不露的人看穿,沉聲道:“年輕人,把你剛才隨便選的那株開出來吧,好讓老夫見識一下你怎么個扮豬吃虎?”

    其它人一聽這話,疑惑的眼神均投了過來集中在李向南身上。(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