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神級修真農民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施符通絡
    其實宋家人早就已經知道了醫院對宋明波三叔所做出的最終診斷結果了,只是并沒有當面說出來罷了。

    宋天雄之所以會做出保證,那是他也知道如果不讓李向南沒有顧慮地放手一試,那么他家老三恐怕連任何機會都沒有了。

    他們這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

    李向南聽到方德這樣說,他也就很快明白了過來,就見宋家三叔宋天揚被綁著,就讓人將宋天揚松了綁,并將他按住不讓他亂躥。

    宋天揚身上目前陰煞侵入甚深,而且還有死氣生成,這死氣會直接影響到他的壽命。

    李向南仔細觀察了一下,他目前也只能先將其體內的陰煞之氣拔除,至于那股死氣,最多在陰煞源頭排除,在宋天揚清醒過來以后,自己修身養性,通過滋養的方式慢慢排除了。

    即使是這樣,宋天揚的壽命無疑會減少十年。

    不過李向南并沒有跟宋家人提到這個問題,他這次對宋天揚使用的手段,也與上次救治華國林時不同。

    先讓宋家人將宋天揚扶了起來,全身衣物脫掉,并取來一個熱水盆放到跟前,隨即又讓人把空調溫度調高了一些,使房間之中洋溢著些許濕氣。

    李向南先取出兩張暖符,先將一張貼到宋天揚的前胸,然后緩緩注入真氣,并手掌在宋天揚的胸口不斷的平推。

    宋家在場的人則是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就只見在李向南推拿之際,宋天揚的身上一股霧氣緩緩地升騰而起。

    這個時候,李向南猛地一壓宋天揚的胸口,宋天揚便‘哇’地一聲,吐出一口帶著烏黑血絲的冰疙瘩。

    方德看到這一幕,不禁撫須點頭,道:“這是用通暢脈絡之法,將體內的結淤排出,養生之法之倒也有此類記載,不過那是金針刺穴之法,而向南用那神奇的符相助,竟如此快速地排出,使脈絡通暢,老夫還是頭一回見到!”

    黃葉道:“金針刺穴之法我倒也聽聞,不過這金針刺穴必須以運氣來輔助,而向南我看并沒有用針灸之類,只是推拿幾處要穴關竅便能這么快排出,難道真是那張符篆的神奇功效?”

    “不要說話,接下來自會有分曉!”方德提醒一起,二人繼續專注觀察。

    氣功什么的簡直弱爆了,他們自然不會知道李向南是在用那珍貴的丹田真氣以靈力控制在幫宋天揚疏導。

    李向南見已經排出部分結淤,他此刻又拿出一張暖符貼在其后背,待暖符效用發作之時,李向南以真氣運行繼續疏導,在見宋天揚全身冒氣之際,猛地低喝一聲,一掌便又在其后背一拍。

    哇!

    宋天揚此時再次猛吐出一口痰來,而這次吐出是帶著烏黑的一灘鮮血,見那嘴角血液之中帶著鮮紅,李向南就讓人幫宋天揚擦了擦,隨即就將那張接近一級符篆清心符品質的符取了出來。

    將這張符篆貼在宋天揚的腦門上后,李向南再次用真氣幫助其簡單疏導了下,宋天揚便昏睡了過去。

    “把他扶到床上,用熱水幫他擦一下身體,全身一件衣物都不要留,而且那張符也不要亂動,這次他睡的時間可能會長一些,中途喂點熱水就行了,也不要讓人來打擾他,能否恢復清醒,就要看天意了!”

    接過宋天雄遞過來的毛巾擦了把額頭上的汗珠后,李向南又來到了另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安置的是宋天揚的妻弟梁青河,不過其癥狀要比宋天揚輕的多,李向南只用了一張暖符幫他通暢了脈絡,然后直接用一張定神符往其腦門上一貼,交代了幾句注意事項后搞定。

    “小天師,晚飯已經準備妥當了,先吃飯吧!”

    宋天雄剛才在一邊目睹了李向地施術救人的全過程,心中也是稀奇不已,僅憑那神奇的兩張符,竟然真的就解決了連醫院都束手無策的問題,因而心中對這位神奇的小天師更是尊敬。

    李向南確實有點餓了,因而也沒有推辭,只是拿出十幾張符交給宋明波和郭猛道:“符咒你們都會,這符你們拿去給那九個人分別使用,待他們體內的陰邪散去,好好睡上一覺就沒事了……”

    一見還有給他們打下手的機會,郭猛和宋明波大喜。

    但他們才接過符,結果就被一大堆人圍住了,紛紛要給他們使用,郭猛和宋明波自是把幾人叫到別的房間里裝神棍去了。

    客廳之中,此時擺了一大桌子酒菜,李向南被推上了主位坐下,黃葉與方德坐兩邊,宋天雄與宋天齊等幾人坐陪。

    吃飯間,宋天齊將園林別墅之中的事情又講了一遍,當時聽得宋天雄老婆幾人冷汗連連,臉色都白了。

    但又聽到宋天齊說李向南將那兩只兇鬼收了之后,這才舒緩了幾分,再加上剛才李向南施術救人的情況,幾人對李向南的尊敬更濃了。

    方德對李向南剛才施術救人的情況也是十分好奇,不由道:“老夫也結識過一些道教界的高人,他們也懂得符篆之術,也能發揮一些驅邪避害的功效,可是與向南這神奇的符篆相比,卻略遜幾籌,不知向南這神奇的符篆之術,師從何派?”

    李向南對于別人問及師承的這個問題,早就有所準備,便道:“晚輩只知尊師自稱冥道人,至于師承何派的問題,這個請方老見諒,實在不便相告!”

    “冥道人?”方德深思半晌,也想不出這到底是何方高人。

    倒是旁邊的黃葉不由眉頭的挑,道:“這個冥道人我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應該是位隱世高人,不過說到道教界的名人,我倒想起了一位比我們高一輩的那位易天行老前輩,易老前輩當年在道教界威名赫赫,更是一位武學宗師,后來聽說在游歷山川時,在一個古老遺跡中發現了一件神奇的畫軸后,從此退隱,消聲匿跡……”

    李向南聽到黃葉提到那位易天行,不禁想到了今天碰到的易敬生幾人,不由心中一動,道:“黃老,今天我倒是碰到了一位姓易的年輕人,來自天海,他們似乎是有事想要拜訪你,但沒有機會得人引見,而正好他們的一位朋友是我的同學,當時他們懇求我,我只好答應了下來,不知黃老是否有時間見一見?”

    黃葉皺起眉頭,道:“姓易的年輕人?來自天海?想必應該就是那位易天行老前輩的曾孫了,他們拜訪老夫難道是為了雕刻之事?”

    方德道:“老黃,要是易家的人跑來找你,我倒想起了十幾年前那件事,也是那位警告提醒你那天然風水陣不出二十年必成死地的風水大師,當時他所求的是一件氣吞山河圖的雕刻作品布置風水局,好像正是與易家有關!”

    “難道他們還是為那風水局之事而來?”黃葉疑道。

    李向南聽到這話,便接道:“黃老,與其這樣猜測,還不如給晚輩一點薄面,見上一面,到時一問便知?”

    “好吧,那便見上一面!”

    李向南這個面子,黃葉自是要給的,于是就答應了下來。

    方德撫著須,看向李向南道:“向南,方才在別墅區,老夫看你手持一件特別的葫蘆,很是不凡,能否允老夫一觀?”

    一聽‘葫蘆’二字,在場的宋家人臉色一變。( 神級修真農民 http://www.056158.buzz/1_1157/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