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以抓鬼為目的的抓鬼,就是耍流氓!

    鬼探游魂語

    狗魂兒好像有話要說,連連作揖點頭,可是苦于說不出來,急得干瞪眼。

    記得老師教過我,與鬼魂兒交流也是一個學問,哎,當時不怎么學好,這下有點虧!

    掏出書,舔舔手指開始翻,這本道術書是老師臨別送給我的禮物,這么長時間用下來,已經缺皮少頁,慘不忍睹。

    “找到了,通靈術……我看看啊,等著,黃紙,畫……討厭,又是畫符!”暗罵一聲,再次開始涂涂抹抹,足足浪費了七八張黃紙,大功告成。

    鬼畫符一樣的符咒能不能用我不確定,反正照著書本描的,雙手拇指小指相交,作出一個繁雜的手勢,默念咒語“六丁奇門,通靈世間,起!”

    扔出符咒,符咒發出一道淡淡的紅光,覆蓋了整個屋子。

    “成了,有什么話說,趕緊的,回頭送你去黃泉!”我挺得意,沒想到一次就成功,真的挺意外的!

    “汪汪,冤,汪汪,冤!”

    “好好說話,別大舌頭,瞧你說話嘴里舌頭跟鞋墊兒似的!”聽不懂,汪汪冤是什么?這話誰懶得琢磨?

    “丫的早說啊,您說,裝不會說話丫的你知道有多難受嗎?咱就一狗,白天看門兒,晚上還看門兒,還不讓人吃飽,您說這日子過得,哎……”狗魂搖搖頭“您說吧,咱就一狗是不,丫的也不能讓咱當牲口使喚不是,尤其您,咱倆對門兒住著,本來挺好,您非每天扔我幾轉頭,要不是看您人兒還不錯的面兒上,我早上去咬您幾口了,不過話說回來,咱抬頭不見低頭見,犯不著不是!”

    “打!”我干嘛組織,這狗上輩子是說相聲的吧,這嘴皮子……“撈干的說!”

    “得,您讓咱說咱就說,您讓咱不說咱就不說,我真是冤枉的要死!太冤了,您知道為啥?為啥?哼,這個女的吧,有了外遇,不是別人,就咱前面那個買豬肉的那個誰,那天兒晚上,那個賣肉的趁著男人不在,偷偷溜進了這里!惫坊赀谘,眼中閃爍著瘋狂的八卦之火,“您想,咱吃人那么多年,咱不得……是吧,我就拼命叫……”

    “等等……”我的八卦之火瞬間引燃,抖抖眉毛“咳咳,那個進去之后,那個細節,咳咳,你知道的!”

    “哦?哦……了解!”狗魂簡直把我當知己了,呲牙,“事兒是那樣的,那天兒吧,家里男人有事兒說是一晚上不回來,這娘們兒就告訴她相好的了,然后,晚上那個幾點來著,忘了,那個男的提著二斤肉就來了不是,一進門兒……”

    “怎么樣,怎么樣!”我驚喜交加,“趕緊,趕緊!”

    狗魂呲呲牙,倆爪子做了一無奈的動作“門兒就關了,沒瞅見……”

    “擦……繼續說!”我的心頓時從溫暖的桑拿房嘎巴掉進冰冷的北極海底,湊,太失望了,這狗講話都留下扣子,討厭。

    “呸,你們這些流氓……”以沫臊的臉通紅,不停的鄙視著。我有點兒不滿“咋了,這不我得,咳咳,了解細節才知道,那個,是不!”

    狗魂兒拼命點頭“大哥說得對,大哥說得對,你看這事兒吧,真都怪我,都怪我,當時我的狗眼也沒替您瞄一眼兒,都是我的錯,我的錯!”

    “后來呢?”有點兒失望,這算什么?替狗伸冤的心思也像一盆火被尿淋了一般,失望透頂。

    “后來?”狗魂兒人立而起,倆爪子叉著腰,破口大罵“我給他們家立下汗馬功勞,是不,大哥,您評評理,是不是這個理,竟然過河拆橋,這臭娘們兒嫌我礙事,這不,前幾天兒晚上給我吃的里面拌上耗子藥,我覺得冤啊,這不,我就來找您評評理兒!”

    “哼!”不提這茬還好點兒,一提這茬兒我就火大,我點著狗魂破口大罵“你不知道我對狗過敏嗎?你倒好,讓我住了那么長時間醫院!”

    “別介,大哥,說起來,咱也就一苦命狗不是,苦命人,苦命狗,都夠苦命的,咱也是無心,對不,無心!這樣,大哥,您只要答應幫我,我就告訴你,這個臭娘們都把錢藏在哪里?”狗魂舔著臉直樂“咋樣,大哥!”說話都帶了一股東北大棒子茬子粥味兒。

    “……白搭,不管!”哼,這二貨要是說存折在他屋里,我還得偷去!

    “大哥,您丫的不知道,這個娘們兒祖上傳下一寶貝,是一個鈴鐺,帶著一把,聽這個娘們兒說,這個鈴鐺是以前她在老家從一個道士墓里挖出來的,說是幾百年了一點兒銹跡都沒有,絕對的好東西!”狗魂兒想了想“其實我也沒多大要求,就想出口氣,咋樣,只要讓我出口氣,我就告訴你他的鈴鐺藏在哪兒!”

    道士?鈴鐺?這下我有些坐不住了,這好東西啊,三清鈴,道術法器,古董的三清鈴?見都沒見過,估計得多好一東西啊,絕對比我這個破爛桃木劍強不是!

    “要我怎么幫?”

    “您只要能讓我嚇唬一下他們出口氣就成,我就咽不下這口氣,成不?”

    其實說起來,這個要求還真不算什么難,我想了想,既然這老娘們兒這么不地道,干脆……

    “我說,我把你送進她夢里,不過只能一炷香,至于你怎么折騰,那是你的事兒,行不行?然后我就送你走!”哎,做這么缺德的事兒,有違天道啊,我也有些不太好意思,不過鈴鐺誘惑力太大了,咱就喜歡這些玩意兒,你說咋辦,干了!

    我開燈,故意跑到鄰居家敲門兒,別說,巧了,大哥又不在家,哎,可憐的忍者神綠毛龜,替他哀悼一聲吧!

    開壇做法!

    其實這個真不算難,夢魂法咒分分鐘的事兒,最難得就是哪一樣這娘們兒身上的物件做引子,這個有點兒難辦,我得好好想想。

    狗魂呲呲牙“這事兒不難,以前這娘們晾衣服,我把他胸罩扯下來藏你門口那堆垃圾里了,那個行不行?”

    “你這個混蛋!”我一聽這還了得,這個混蛋誠心要害死我,你想想,要是人家翻出來,絕對懷疑我圖謀不軌。

    趕緊跑出去翻了一陣,戰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仨胸罩,五個內褲,還有倆男人的臭襪子,倆右腳……

    “混蛋,臭狗!”一邊罵一邊揪著一個胸罩走回屋,以沫紅著臉啐了一口“真惡心你們!”

    “問這只死狗,別問我!”我罵罵咧咧,真是沒好氣,要不是為了鈴鐺……哼!

    又等了一會兒,門外有了動靜,我湊門口一瞧,咦,真不錯,那個賣肉大叔又來了,聽著幾聲浪笑,門一關!

    我跟以沫做桌子邊兒等著,以沫興奮的連連揮手,“快做法,嚇死他們!“

    我臉色古怪的看著她,“不行,估計得等會兒!“

    “為什么?“

    “估計他們這會兒正在學習呢!“

    “學習?學什么?“

    “生理衛生……“

    果然,吱吱嘎嘎半小時,沒動靜了。

    行了,我鋪上八卦布,點上拉住,把胸罩放在蠟燭中間,用墨線在胸罩上打出一個五行芒,招呼狗魂來到身邊兒,提起朱砂筆在一張紙上點了幾下,然后摸酒……遭,酒忘記買了。算了家里還有點兒料酒,湊合湊合得了,反正這狗魂又不給錢。

    一口料酒噴上,狗魂幽幽浮起,我趕緊雙手結印輕聲喝道“天星斗,人夢黃粱一處,入夢,走你!“

    狗魂化成一道黑煙鉆入墻壁中。

    沒一會兒,隔壁熱鬧了,驚叫聲響徹天地,恐懼的叫聲比帕瓦羅蒂哥哥聲音還高!

    鄰居幾戶嚇得穿著三角褲都跑出來,湊到她家門口一陣議論。

    隨后看這一光屁股漢子狂奔而出。

    眾鄰居愣了,一傻乎乎漢子還跟人打招呼“您……干嘛來了?“

    “送肉,送肉!“光屁股漢子倉皇逃跑!

    傻乎乎漢子竟然連連點頭“您真敬業,這是送了多少,都熱成這樣了……“

    我也裝作看熱鬧湊了過去,剛到人家門口,慘叫聲聽了,一股屎尿味熏得眾人爭相逃散……

    一個膽子大的老頭進去看了看,搖著頭賊笑“嘖嘖嘖嘖!哎呀,暈了,床上都拉滿了……”

    “那有什么好笑的?”

    “嘖嘖,沒穿衣服……嘖嘖!”

    “哦,我也去悄悄……”

    今晚真是不眠夜,從今晚開始,這里的人多了幾個外號,賣肉的外號“裸豬哥!”

    娘們兒的老公外號“龜爺!”這娘們外號“窮搖”

    狗魂兒滿足了心愿,鉆回來,唉聲嘆氣,我重新開壇“走吧,下輩子祝你好運!”

    “別介,大哥,別下輩子啊,這輩子我還跟你沒呆夠,您能不能想一辦法,讓我跟著你?”狗魂真是不滿足,我連連搖頭“不成,這還真的不成,我倒是能做到,可是……不成,不成!”

    有門兒,這狗魂也是賊精,接話茬“大哥,大哥,我真不想離開,您說投胎轉世吧,咱倆還能有感情嗎?要是我到時候找不到你,我得多想你!我還有很多話要跟你說……”

    以沫怔怔看著我“哥哥,要不咱留下它吧?行不行?”可憐巴巴的看著我。( 農村走出來的二貨天師,爺爺帶我闖蕩靈異江湖路…… http://www.056158.buzz/1_1150/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