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都市小說 > 從城市轉移到農村 > 正文 第一零五章
    又是一年夏天。

    漢源的果子更加誘人了。

    因為旅游業的發展,來這里體驗摘果子并專門裝箱帶回家送給親戚朋友的游客漸漸多了起來。

    村里的人,大都不外出打工了。

    他們在家種田種樹都能夠有份兒很好的收入。

    哪怕是農閑季節,也可以在當地的加工廠里找份臨時工干。

    (當然,朱家的工廠很正規,是不會隨便納入臨時工進廠的。

    但十年時間,已經足夠讓漢源縣的各種加工廠如夏花般燦爛盛開了。)

    對于某些田地少的人家來說,也不擔心沒有財源。

    他們有的進了工廠,從此也是朝八晚六的上班族了。

    有的干脆搞起了個人產業。

    開旅館飯館面館早餐店快餐店,總之,都是繞著旅游業生出的第三產業。

    三年前,因為那部很火的電視劇,其拍攝地點文軒山莊一炮而紅,至今,漢源縣都保持著每年迎來一兩個劇組的駐扎。拍攝往往要三五個月,文軒山莊雖然有旅館,但并不是任何時候都能容納下所有人,所以,在村里開個以食宿為主的小店還是很賺錢的。

    朱文軒的魚塘一年前被承包了出去。

    當然,他要是想吃魚了,也還和往常一樣,溜達去黃泥磅,讓張老頭兒或者張大叔替他網一網子就是了。

    說起張老頭兒,那個當年在他和郭建軍結婚的時候,還惡言劣語跟朱大伯打了一架。

    這些年,因為給他打工,一開始的別扭和看不慣早就被磨平了。

    甚至,因為和張老栓整日膩在一起,村里漸漸傳出他們也是一對兒的八卦。

    古板的老頭兒那受得了這個,沒少面紅耳赤的跟人打口水仗。

    鼻青臉腫的回去也是有的。

    被張老栓碎碎念著伺候上藥,還是氣憤難平。

    反反復復折騰了大半年,有一天,他跑去和朱文軒說,我想把魚塘承包下來,順便再擺個酒,跟你張大叔把事情定下。

    這一對老不休公開的湊在一起過日子,雖然有很大部分是張老頭兒賭氣給那些說閑話的人看的嫌疑,但不得不說,兩個頭發花白的老頭兒,相伴住在農田果樹包圍著的小樓里,守著一池魚兒,聊聊莊稼和魚苗,燒上一條紅燒魚,喝一盅小酒,日子也是樂呵有趣的。

    沒媳婦兒的老頭兒都湊一塊兒過日子了。

    三十多歲還光棍的男人們也都動了心思。

    可惜,熱熱鬧鬧吵著要跟誰過跟誰過,最后真正一起過的也就那么幾對。

    人人都看郭老板既能賺錢又能疼人,花錢代孕了兩個孩子還聰明漂亮,羨慕慘了。

    可換成他們自個兒湊對過日子,總是狀況百出。

    有為上下吵架的,有為對方沒本事吵架的,也有為誰來洗衣做飯吵架的……

    總之,零零碎碎的小事,卻足以讓這種臨時拼湊起來的男男之家破裂。

    那股子跟風勁兒過去,雀雀欲試的人些總算消逆了。

    他們看著朱家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生意做遍了大半個四川,心生向往,可他們卻做不到朱家那種經歷過愛情沉淀淪為親情的多年的相依相戀不離不棄。

    不過,這陣攪基風過去后,留存下來的男男家庭還是有好幾戶。

    其中有一戶還是外來人。

    他們是當初跟著旅游團來的。

    一高一矮,都是二十五六的年輕人。

    村里人從來不避諱談論朱家有個男媳婦兒(郭老板)的事情。

    朱文軒的文軒山莊就更不避諱了,郭建軍總是帶著孩子去山莊接他回家,游客們帶只耳朵也知道他們的關系了。

    那兩人最后留在了村里,還給朱文軒討要了一份工作——替文軒山莊做營銷策劃和旅館經理。

    朱文軒留他們在家里吃了頓飯,便和兩人簽了勞動合同。

    一年后,文軒山莊不僅盈利翻倍,還招來了一撥拍電視劇的人……

    “文軒啊,你大伯母聽建軍說你想吃冰粉,今天去大溝邊就給你摘了些回來,你自己拿去做還是你大伯母做好給你送過來!边是在相連的樓壩上,朱大伯掏出雞籠里的蛋,拿在手里沖隔壁修剪花枝的朱文軒道。

    朱文軒扔下剪子,脫掉膠手套,撐著樓壩欄跳到他家樓壩上,急急說道:“我自己做我自己做,郭建軍那個混蛋,明明是他自己想吃了,還說是我想吃!

    朱大伯聽他抱怨,笑呵呵在后面道:“你們也是,現在滿大街都有賣,非得吃這種!

    朱文軒下了梯子,一邊喊“大伯母”一邊鉆屋里,等朱大伯跟進來時候才道:“外面賣的是冰粉粉沖兌的,吃多了不好,還是自己揉出來的味道正宗!

    以前朱奶奶在的時候,夏天就會摘一些冰粉回家,揉碎冰粉果子,取用里面的冰粉籽,包裹在干凈棉布塊里,在裝了清水的盆底反復搓揉,待汁水全部揉出,加一點兒石灰粉末沉淀,待其凝固,放入紅糖水芝麻粒和香花生就可以吃了。

    郭建軍當年第一次吃,愛得不行。

    這些年,每到夏天,也是要纏著朱文軒給他搗鼓些。

    可前幾天,兩人因為孩子的事兒吵了架,所以他不好意思跟朱文軒說想,就轉了彎兒去和大伯母說朱文軒想吃。

    大伯母一直待他們兩好,不管是誰想吃,隔天立馬就去摘冰粉花果了。

    這次的冰粉花果比較多,揉出來的冰粉籽足足一大團,朱文軒分成三次搓揉,做了滿滿兩盆子冰粉。他將冰箱里的水果撿了些出來,將冰粉放進去,凍了大半個小時就將給朱大伯家的那一盆端了出來。朱大伯和朱大伯母年紀大了,吃太涼對腸胃不好,搞不好還會拉肚子,他可不敢凍太久。

    送完冰粉回來,進屋就聽見滋滋滋的吸溜兒聲。

    郭建軍聽見腳步聲,放下碗,不等回頭就說好聽的,“文軒你太好了,我想吃好久了!

    朱文軒翻了個白眼,看他碗里只撒了白糖,估計他是沒找到紅糖水和芝麻粒的,就轉進廚房,拿了東西出來,每樣給他碗里加了一勺。

    郭建軍笑得不見齒,拌了拌,喝一口在嘴里,突然勾住他脖子,拉低了把嘴湊上去。

    冰涼的滑滑的甜甜的,被舌頭帶著在口腔里轉了一圈,沿著喉嚨滑下……

    朱文軒被刺了個激靈,又覺得冰冰的特舒服,被郭建軍纏著允吸了半天才推開他。

    他也不氣別的,只是那天郭建軍在電話里數落郭小愛腦子笨,他才有些不樂意的。孩子那么小,卻要面臨國內應試教育體制。學校又是一等一的好學校,壓力就更大了。朱小樂倒還好,那小鬼從小雖然身體不如他姐姐,可學習卻一直是不錯的。

    當初,朱小樂能一舉考上雅中他是不意外的。

    可沒想到郭小愛也考上了。

    雖然只踩著錄取線,可那段時間,孩子挑燈夜戰他不是不知道,所以怎么會反對孩子想要和弟弟讀同一所初中的愿望。

    哪怕他明知道郭小愛去讀雅中,只會吃盡苦頭,最終還是同意了。

    只是不知道,當初梗著脖子說‘弟弟那么弱我跟著去可以保護他不讓別人欺負他’的郭小愛如今有沒有后悔,第一次進校摸底考試就考倒數第四,后來被朱小樂幫著補課,辛辛苦苦一學期,也就混到班上三十名左右。

    這次也是因為月考,朱小樂照舊第一名,被郭建軍狠狠夸了一番。

    郭小愛就沒那么好運了,聽說他們這回數學題有奧數題在里面,她不出意外沒有及格。

    電話里,郭建軍不僅沒安慰她,還各種嘲諷,說哦哦哦你是個小笨蛋小豬豬……

    郭小愛難受得差點哭鼻子。

    朱文軒自然火大了,踹了那個沒正經的男人一腳,又溫言細語把女兒哄了半天。

    當晚,郭建軍自然沒得機會爬床。

    朱文軒關門反鎖連窗戶也從里面插銷住了。

    第二天,早就鍛造了好一張厚臉皮的郭建軍,等他洗完澡出來,直接扛肩膀上一塊兒回屋,根本不給朱文軒關他在外面的機會。

    一夜酣戰,兩人都出了不少汗。

    過程中朱文軒被逼著說了無數次‘我真不生你氣了’,可等事兒完了,照樣不和他說話。

    郭建軍這才知道自己把人惹毛了,接著就開始往好里表現。

    每天提前下班,乖乖回家伺候。

    還私下給女兒打電話賠禮道歉讓女兒幫忙說好話。

    郭小愛對她爹地還是很心軟的。

    一早起床就給她爸爸打電話說早安,完了爹著嗓音好一通撒嬌。

    朱文軒當她心肝兒寶貝一樣寵著,自然什么都應了。

    這也是為什么郭建軍剛才能偷吻他成功的原因。

    不過……

    朱文軒居高臨下的斜了某人一眼道:“下不為例,再讓我知道你把女兒氣哭了,我就到雅安陪孩子們去!

    去年冬天,朱小樂感冒了一段時間,他不放心,就過去照顧了一段時間。最后沒等朱小樂好全乎就回來了。原因沒別的,就因為郭建軍說想他想得瘦了十斤。起初他還不信,結果回來一看,果真是瘦成了長扁臉了。

    這事兒,郭建軍被兒子和女兒嘲笑了好久。但也讓他們知道,以后盡量不能把爸爸帶離爹地身邊。因為他們爹地比他們更離不開他們爸爸。

    朱文軒知道兩孩子的想法后,一度懷疑郭建軍使了苦肉計,可面對瘦了十斤衣服褲子都變大了看著讓人莫名心疼的郭建軍,他實在說不出什么,只能一日四餐好吃好喝的把肉給養回來。

    “我保證!惫ㄜ娮隽藗發誓的首飾,知道這回是接過了,立馬把人拉到腿上坐著,一邊動手動腳一邊開心地說:“我還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

    朱文軒掙扎了一會兒,聽到好消息,偏過腦袋問:“什么好消息?”

    郭建軍咬住他耳朵,含在嘴里舔了舔,“郭建安那個小混蛋要回來了!

    “真的!边@可真是個好消息。朱文軒扭身跨坐在他腿上,抱住他腦袋親了一口,“什么時候回來?我得給他收拾屋子,還得買點菜回來,再去張大叔那里抓條魚……”

    郭建軍樓緊他腰說:“你別折騰,家里有什么就讓他吃什么,慣得他,一走就是十年……”想著這十年,哪怕是逢年過節郭建安都沒回來,他火氣蹭一下就冒出來了,“愛回不回,這個家不缺他一個吃飯的,有本事就給我一輩子呆在外面,唔……”

    朱文軒堵住他后面的話,剛才還罵得兇的嘴里立馬鉆出一條舌頭,輕車熟路地濾過齒門,捉住另一條舌頭,戲耍般逗弄著。

    朱文軒一巴掌拍開他,繼續剛才的話題,“還是要做點好吃的,他上次傳過來的照片,我看著比以前瘦了些!

    郭建軍大手扣住他腦袋,讓兩人額頭貼著額頭,大型犬似的道:“我也瘦了!

    朱文軒哭笑不得,頂了頂他額頭道:“你都四十歲了,要不要臉啊!

    “不要,要你!彼@些年干得全是耍流氓的事兒,臉皮早丟了不要了。

    朱文軒由著他鬧了一會兒,感覺身下某個東西頂住屁股了,才急忙轉移話題問:“建安說哪天回來?我和你一起去車站接他!

    郭建軍瞧著快吃晚飯了,也知道不合時宜,便壓下欲|望,順著話題說:“后天,不過,他還帶朋友一起來,咱們得多準備兩間屋子了!

    朱文軒眼睛一亮,“女朋友?”

    郭建軍嘆氣,“是女朋友就好了,聽口氣不是,不過,確實有女的,兩個,還有一個男的!

    朱文軒懷疑問道:“不會是那個男的吧?”

    這次換郭建軍哭笑不得了,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道:“別亂想,三個都是他們這次一塊兒進**的。他這些年,滿世界跑,要是真喜歡男的,帶個美國佬回來我也不介意啊,我看那小子就是鐵了心單子氣我呢!

    朱文軒想想這些年,自己每次看見郭建安照片,對著和他合影的人,一次次猜測,也沒心思管了,“算了,可能是沒碰見合適的吧,咱們也別給他壓力!

    郭建軍不可置否,又拍了他屁股一下道:“做飯去,餓了!

    朱文軒順勢站了起來,“今天吃什么?上次從山上弄回來的龍包還沒吃,我搞個涼拌菜,別的呢?”

    郭建軍起身開冰箱,舀了一碗冰粉道:“弄個蒜泥茄子,還有手撕醋溜白菜,蒸個肉末豆腐,中午吃剩下的排骨,熱一熱就夠了!

    兩人這些年幾乎天天膩在一起,對彼此的喜好了如指掌。朱文軒聽他說的全是自己愛吃的,回頭做的時候,去掉了蒜泥茄子,抄了盤五花肉。果然,菜上桌郭建軍最先夾的就是五花肉……

    飯后,朱文軒開始收拾屋子。天氣熱,他和郭建軍就從樓上搬到樓下住了。樓上的房子是后來裝修的,現代化設計,寬敞明亮也富貴非凡。樓下卻一直保持著朱奶奶在時候的模樣。

    以前,朱奶奶還在的時候,他還經常和郭建軍去鎮上住。后來,朱奶奶去了,他反而哪兒也不去了。

    郭建軍看他拿著被單出神,大步走過去,摟住他腰,放肆的摸過他屁股和大腿,“我覺得我們還是先做點兒別的再收拾好了!

    朱文軒抓著被單的手指抓緊。這種事,經常做,卻還是會心跳加快,身體不覺繃緊。外面夕陽正紅,透過白紗窗簾,灑了滿屋的曖昧和欲|望,呼吸漸漸粗重起來,衣服落地,兩具肉身緊密結合、摩擦。郭建軍柔柔地親吻他,摟著他逼他后退到床邊兒上,接著便壓了上去……

    此時此刻,遠在千里之外火車上的某個小隔間里。

    郭建安看著對面床鋪上的年輕男子道:“想好跟我回家了嗎?”

    男子無奈扭頭看他,“你都和你家里人說了,我能不去嗎?”

    郭建安輕笑,眉眼帶彎,“這么久沒見他,跟我回家可要更長時間見不著了啊。你不難受嗎?”

    男子泄氣,倒在床鋪上瞪著上鋪的床板說:“想又能怎么樣?他有家族有事業我就一個阻礙他的見不得人的玩意兒。要不是受不了這種偷雞摸狗的感覺,我何必跑出來散心!

    郭建安想了想,反正都要帶回去的,回去后有些事情自然也會知道,還不如現在說出來,“程曦,你有沒有想過換個地方生活?”

    男子不在乎地道:“你說跟他分居兩地啊。我試過啊,可每次他一來找我我就跟著回去了。呵呵,說起來你可能不信,我是被他養嬌了,花錢大手大腳,自己一個人工作的話,養活自己都成問題!

    相處近一個月了,還是在荒無人煙的草原上,郭建安知道他并不是那種沒骨氣吃不得苦需要靠別人施舍過活的人,一直愿意這么活著,也是因為確實愛那個男人吧。不過,他覺得依著那男人的身份地位來說,可能兩人分居,結果會更好。

    “程曦,有件事我一直沒說,我哥哥的伴侶也是個男的!

    “什么?!”程曦一下從床上翻了起來。

    郭建安抿了抿嘴,拿出手機,翻出照片遞過去,“喏,他們感情很好!

    程曦一把抓過手機,照片上的男人隨意躺在沙發上,大手摟著他身邊的男人。那個男人額頭很漂亮,眼睛暖暖的,連發絲都是柔順的,看得出是個溫和的男人。兩人顏值都不錯,照片看樣子是偷拍的,因為兩人的姿勢很神態都很隨意,但他們眼神里透露出的感情卻是偏不了人的。

    將手機還回去,他羨慕不已地說:“他們看上去很般配!

    郭建安收起手機道:“這是十年前的照片了,快三十歲時候的!

    程曦來了興趣,打聽問道:“他們住在一起嗎?”

    “那當然啊!惫ò仓浪雴柺裁,直接講道:“我哥和文軒哥一直住一起,他們當年結婚的時候還辦了酒席的,就在村里。而且,他們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業,村里人很尊敬他們,因為他們人真的很好。對了,我還有侄兒侄女,是他兩代孕的孩子,現在都上初中了!

    程曦這次是真的羨慕了。拿出手機起身咬牙道:“我出去打個電話!

    “去吧!惫ò膊滤湍信笥崖撓,笑瞇瞇揮手。結果,程曦剛推開門,就看見尷尬站在外面的秋月,“你怎么在這兒?”

    郭建安伸脖子打招呼,“嗨!

    秋月等程曦火急火燎地跑開,進隔間關門道:“那個,剛才你們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郭建安露出一個了然的笑容,瞇著眼問:“唔,然后呢?”

    秋月為人比較害羞,被他那副表情盯著,立馬攪手指了。

    郭建安噗嗤笑了一聲道:“你是不是想問我,有沒有辦法和我文軒哥說說,讓你們留在山莊上班?”他這知道自從那次他偶然說出‘這電視劇是在我文軒哥的山莊拍的’,秋月和她女朋友就謀生了想去山莊上班的想法?赡苣菚r候她們只是想著告別以前煩悶的城市和他人異樣的眼光安安靜靜找個地方生活一段時間,但在聽了剛才他對程曦說的談話后,她們肯定會動心。

    秋月紅著臉點頭,眼里有著希冀和忐忑。

    郭建安在心里感嘆,這么一個柔柔弱弱十分害羞的女孩子,誰能想象她面對野狼時候的勇氣和無畏呢。想起秋月當時護著冉菲的畫面,他鼓勵般地道:“你和冉菲商量一下吧,這次去我們那兒嘗水果,你們要是覺得好,我會幫你們留下的!

    秋月下意識握拳,道了謝就跑回隔壁去了。

    郭建安搖搖頭,躺回床上,拿出手機寫短信:我實在舍不得他們幾個朋友,所以一起帶回家算了。

    那邊很快回道:在火車上?

    郭建安:嗯,再過兩天就能回四川了。我答應過你的,等你出獄的時候一定去接你。這十年,我每到一個地方,都想著要替你彌補空白,所以我所有的照片都發給你了。要是你出來,那些照片少了一張,那你就死定了。

    這次短信過去后,久久沒有回復。郭建安皺了皺眉,接著發:……睡著了?

    郭建安:……劉全兒?

    提示音一響,他立馬劃開手機,短信只有一個字:嗯

    他回復:你嗯個屁,干嘛突然不甩我。

    對方回他:你變粗魯了……好了,我要睡了,你也早點休息吧,晚安。

    “這個家伙!惫ò踩拥羰謾C,躺在床上,想著就快再見了,心里頓時難耐起來。其實,他當年之所以不愿意出獄,并不全是他哥哥所知道的他在贖罪。他只是想在里面多呆幾年,可以多陪陪劉全。

    劉全是他入獄后第三年入獄的。他父親嗜酒如命,還賭博成性,喝了酒輸了錢都會打他和他媽。有一次,他放學回家,看見他媽倒在血泊里,他爸坐在一堆酒**子中間不斷罵著‘打死你湊婆娘’云云。劉全當時以為他媽死了,直接拎了菜刀將他爸砍倒。他那一刀雖然不重,但卻砍在動脈上,他爸當場就死了。后來,法院判他故意殺人罪,判刑十四年。

    期初,他們兩人只是點頭之交。但監獄里總免不了惡心事兒,雖然郭建軍一度打點,但總有橫的犯人眼紅嫉妒的。有一次,他被人按在廁所里,差點給強|暴,是劉全救了他。那以后,劉全又陸續幫他打過幾回架,他對劉全也就慢慢交心起來。

    只是不知道,這份感激之情,從什么時候開始變質了。變質到,他甚至不愿意出獄重獲自由。這十年,他走遍了世界各地,原本是想要補償自己那些年的空白和清理干凈那份不實際的感情,可誰曾想,年復一年,他總是忘不了那段牢獄生活。

    他最年輕這些年,一半在監獄里和劉全在一起,一半在這十年里想清楚想要和劉全在一起。等真正下定決心了,再回首,他才發現他荒廢掉的青春,其實只干了一件事,就是被愛情困擾。

    全文完結

    后續:

    不說朱文軒兩口子對郭建安帶回來的特殊朋友的怪異感,等那個身高不輸于郭建軍的黑壯漢子出現在他們家門口,一個帆布口袋打開,全是郭建安的照片,兩人僵著笑應付的臉才算徹底拉黑……

    郭建安和郭建軍斗智斗勇一哭二鬧三要離家出走各種手段玩盡,最后還是求到了朱文軒那里掉了無數金豆子才算是被成全了。

    這期間,劉全被郭老大幾番照顧,身上青青紫紫讓人遐想不已。

    時隔十多年,朱家再次擺酒席,幾乎整個村的人都參加了。

    郭建安的新婚之夜。

    朱文軒為了安撫黑臉低氣壓寫滿不開心的郭建軍,特意翻出當年他們結婚時候的大紅喜被,將自己捆成祭品狀,連**帶靈魂的全部奉獻了出去。

    ...

    ...( 從城市轉移到農村 http://www.056158.buzz/1_1145/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