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歡場男孽桃色潛伏:情梟 > 正文 50.大結局
    [第3章卷二]

    第154節大結局

    方小云回到家里,看到姚坤在客廳坐著看電視,方小云拉起姚坤的手,她現在能用的也只有這么一個男人了,來到里間臥室里,方小云坐到床上,說道,“大富豪被砸了!

    “哦?怎么回事?”姚坤問道。

    “常貴不知道怎么鬼迷心竅在大富豪把金剛的女人給上了,被金剛給抓個正著!

    “砸了就砸了,反正對我們沒多大損失!

    “怎么沒損失,那現在也有我們的股份!狈叫≡普f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姚坤說道。

    “我還沒想好,你是我的男人,有事當然就先想到你,”方小云摟住姚坤的脖子,在姚坤嘴上親了一下,“你抱我一會兒!狈叫≡茓趁牡臉幼,讓男人看了都會動心,姚坤把方小云抱住,“讓我睡一覺吧,好煩!闭f著看著姚坤的眼睛,拉開了自己的衣服,手伸進了姚坤的褲子里,姚坤那里軟塌塌的,撫摸一會兒才硬了起來,方小云把姚坤身上的衣服脫掉,兩人一陣**。而此時的姚坤卻有著另一樁心事。

    睡了一覺醒來,方小云悠悠地說道:“我想讓你去跟金剛談談,你知道,我和孔晶帆去找他談,我們畢竟是女人,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

    姚坤說道:“你們去說顯得更有誠意,這也沒什么,畢竟這邊理虧,把常貴交過去不也就好了,金剛要的也是個面子!

    方小云想了想,不再說話,又睡了,她感到很累。

    第二天早上,孔晶帆給方小云打來了電話,她急著想找方小云商量怎么辦,方小云出去了,來到孔晶帆家里,看到一臉愁容的孔晶帆,方小云說道:“ktv里我已經派人清理了,重新裝修下,我們再找個中間人說個情,找人給了結了!

    “那找誰當中間人呢?”孔晶帆急道。

    這個金剛幾乎是龍湖市老大了,這個中間人還真是不好找,“先別急,再看看吧!狈叫≡普f道。

    “那常貴呢?有沒有找到!

    “還在找,常貴也被打得半死了,找到他也起不到多大作用!

    兩人商量了大半天也買找出個好的辦法來,甚至想到找葉云天了,在方小云看來,幾乎沒有葉云天搞不定的事,但葉云天會幫自己嗎?

    而此時趙巖卻通過了他那天通風報信的人,找到了金剛,“剛哥,小弟來投奔你的,那天沒能制止住,是小弟無能,希望剛哥原諒!苯饎倱]了揮手,“告訴我,怎么對付那兩個女人!”

    “剛哥,這回你可以把那兩個女人的產業給收了,就是連那兩個女人一起給收了,也不是什么難事!

    “哦?”金剛來了興致,“不過我對陸曉東那個老婆可沒什么興趣,對方小云倒也有點興趣!

    “剛哥你有所不知,方小云還有個跟班,長得很不錯,名叫董玉瑤!

    “哦,聽到過這個名字,聽說陸曉東就毀在她手上,是個掃帚星,不過掃帚星我可不怕,哈哈!苯饎偞笮Φ。

    “剛哥,現在兩個女人,應該是急了,估計正在找中間人說和呢,不過我覺得她們倆不一定能找到什么中間人,在龍湖誰不知道剛哥是老大,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我看還是直接把意思跟兩個女人說明白了就算了!

    金剛點了點頭,“那你去把她們兩個帶過來!

    “我?剛哥,這不太合適吧!壁w巖有點為難。

    “有什么不合適的,你去吧,她們在哪兒你熟,”金剛說完揮了揮手,“我再給你派幾個人!

    出了門,趙巖后面跟著幾個人,上了車,來到陸曉東家里,門口沒幾個人,這幾個人也沒想到趙巖已經投靠了金剛,不過看到趙巖身后的幾個人,心里犯嘀咕,趙巖也不管,直接帶著幾個人就進去了。

    孔晶帆和方小云正在里面坐著講話,里面還有董玉瑤,聽到外面的腳步聲,看到趙巖進來,后面還跟著幾個,“趙巖,你這是干什么!”孔晶帆怒道,“我讓你進來了嗎!”

    “孔晶帆,方小云,董小姐也一起吧,剛哥有請!壁w巖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這兩個女人一怔,孔晶帆跳起來,“你個吃里扒外的東西,早知道把你全剁了!”兩人本就感到事情蹊蹺,看來是趙巖做的手腳,可是趙巖是不會承認的,方小云拉了一下孔晶帆,“那就走吧!闭f著三人跟著趙巖,上了車。

    現在有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幾名手下本來也要開車跟來,卻被阻擋住了。

    來到金剛的住處,這是個獨立別墅,金剛在大廳里坐著,一副威嚴的架勢,也不說話,看到孔晶帆和方小云董玉瑤進來,也不讓坐下,故意給她們一個下馬威,不過看這董玉瑤長得還真是不錯,金剛心里就有些蠢蠢欲動。

    他揮了揮手,趙巖等人退了出去把門關上。

    “過來坐吧!苯饎傉f道。

    兩個女人朝前走著,董玉瑤站在那里沒動,她有點后悔過來,她本想退出,但似乎已經被方小云牽著鼻子在走。

    “董小姐,你怎么不過來?”金剛望著董玉瑤說道。

    方小云給董玉瑤使了個眼色,董玉瑤慢慢走過來。

    “我的女人現在還怕見人,都他媽神經錯亂了,你們說怎么辦!”金剛吼道。

    三個女人心里都咯噔了一下。

    “剛哥,你消消氣,這事兒誰也不想發生,都怪我管理屬下不嚴,你看需要怎么賠償……”孔晶帆聲音有些發顫。

    “很簡單,你們名下的產業一半歸我,另外你們三個也歸我!

    三個女人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

    “怎么,這還不夠便宜你們嗎,跟我做事有什么不好,只要跟著我,我就不會虧待你們,誰都知道我待小芹好,因為她是我的女人,你們成了我的女人也一樣!苯饎傉f道,“董玉瑤年輕漂亮,只要跟了我,我可以拿出一部分股份給你,老子有的是錢!

    “你們好好考慮吧。老子在樓上房間里等你們,你們誰考慮好了誰上去!**地看了三人一眼,金剛走了上去。

    “怎么辦,怎么辦!”孔晶帆真的六神無主了,如果不答應,自己生意肯定都做不下去了,如果答應,自己還怎么見人,沒想到會突然變成這樣,而方小云,低著頭,她拿出手機,撥通了姚坤的電話,她的聲音里甚至有點哽咽,“坤哥……”

    “小云,我已經帶小娟走了,她懷了我的孩子,我想帶她換個地方生活,你多保重!闭f完那邊把電話掛了。方小云呆住了,再打過去,那邊電話關機了,再打小娟的電話,也關了機。

    方小云捂著臉,淚水從指間滑落。

    “走吧,我們沒有選擇了,把他當成聞浩算了!狈叫≡普酒饋韺拙Хf道,孔晶帆站起來,兩人腳步沉重地往樓上走,方小云回頭看一眼董玉瑤,董玉瑤在那站著,一動不動,方小云和孔晶帆繼續朝樓上走。

    董玉瑤的身體在發抖,自己一步步已經走向了哪里,她不一會兒就聽到上面的喘息聲呻吟聲,還有金剛的大笑聲,董玉瑤想跑,可是外面的門關上了,過了一會兒金剛出現在二樓的樓梯口,光著身體站在那里,摟著同樣光著身體的孔晶帆和方小云。

    “董玉瑤,還沒想好嗎,你看她們兩個,跟老子在一起多快活!苯饎傉f著搓揉著兩人的**,看董玉瑤一動不動,金剛說道:“你們兩個去把她拉上來!闭f著松開了兩個女人。

    孔晶帆和方小云互相看了看,往樓梯下走來,董玉瑤往門口退,“瑤瑤,聽剛哥的吧,這就是我們女人的命!狈叫≡埔徊讲娇窟^來。董玉瑤退到了門口,“這不是我的命,不是我的!”她大喊著。

    一左一右,孔晶帆和方小云拉住了董玉瑤,董玉瑤掙扎著,但這兩個女人力氣不小,董玉瑤很快就被拉到了樓梯口,正在這時,外面傳來嘈雜聲,門突然之間被踹開了。

    董玉瑤只感到又有人拉著了自己的手臂,孔晶帆和方小云都一個趔趄,董玉瑤一回頭,竟然是葉云天,“天哥!”她撲倒在葉云天懷里。

    “金剛,雅興不小啊哈哈!比~云天喊道。

    孔晶帆和方小云兩人光著身子跑了上去,畢竟感到羞愧,卻被金剛擋住。

    “方小云,你那身子我看過的,不用這么怕羞了,孔晶帆的我么興趣!比~云天說道。

    “你是什么人!”金剛吼道,他感到驚訝,自己一幫手下都怎么了,怎么一個都沒過來,他卻不知道,那些人都被葉云天給打趴下了。

    葉云天是收到柴金山的報信才來的,他當然對孔晶帆和方小云沒興趣,只是覺得還是應該幫董玉瑤一下。

    “你到底是誰!”金剛又吼道。

    “老子是葉云天,你弟弟犯在我手里,沒想到你也犯在我手里!比~云天不屑地說道。

    “我弟弟?原來就是因為你才被抓的!”金剛瞪圓了眼睛。

    “做了錯事的人竟然還這么有道理,被抓還能怪別人,看來你弟弟金泰逃跑的事你是知道的!比~云天搖了搖頭。

    而此時,金剛還不知恥地拉著光著身子的孔晶帆和方小云,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外面又沖進來幾個人,這幾個人卻是警察,為首的正是程小青。這下金剛呆住了。

    “金剛,你涉嫌包庇金泰和聚眾**,跟我們走一趟!睅酌炀蜎_了上去,把金剛給按倒了。

    程小青也不想看那丑陋的一幕。繼續說道:“方小云,你涉嫌販毒也跟我們走一趟!边@句話一說,連葉云天都感到驚訝。

    方小云連忙說道:“你們肯定是搞錯了,我沒有!”

    “有沒有跟我們走一趟就知道了!闭胰税褍扇说囊路┥,孔晶帆也早已跑進去套上了自己的衣服,穿的還歪歪斜斜的,“孔晶帆,你也一起走吧,你們三人都涉嫌聚眾**,你還涉嫌非法經營!比巳粠ё吡。

    “天哥,你是來救我的,對不對?”

    “不來救你,我還能救那兩個女人?”葉云天反問道。

    董玉瑤流下淚來,“對不起,對不起,天哥,對不起!

    程小青看了看趴在葉云天懷里的董玉瑤,瞪了瞪葉云天,“董玉瑤,你也跟我們一起去接受下調查!闭f著董玉瑤也被帶走了。

    門口的趙巖也已經被帶上了,程小青說道,“趙巖,有證據顯示,你給常貴下了**,一起走吧!

    金剛明白過來,“趙巖你個狗娘養的!”那眼神簡直要把趙巖給吃了。

    程小青看了看葉云天,低聲說道,“光屁股的女人看得是不是很舒服?”葉云天嘿嘿一笑:“我只想看你的!

    程小青瞪了葉云天一眼,“這段時間終于查出,販毒案的幕后黑手竟然是方小云,這女人可不簡單,只可惜遇到你這個克星!

    “可不是什么事都跟我有關系!比~云天說道。

    “陸曉東這回不招也沒用了,基本可以定罪了!背绦∏嗾f完上車走了。

    孔晶帆這邊樹倒猢猻散,葉云天開上車子走了。

    車子開到麗景小區,葉云天突然看到有個熟悉的身影在小區門口徘徊,像是鄭雪,葉云天把車子停在鄭雪面前,搖下車窗,鄭雪拉開了車門,上來了。

    “美女總監,你在等我嗎?”

    鄭雪好像喝了點酒,有點酒氣,“嗯,送我回家!

    “樂意效勞!比~云天開著車子到了鄭雪家的車庫,鄭雪喝得有點暈乎乎的了,葉云天把鄭雪抱下來,“喝這么多酒干什么!北е娞堇镒,像那次從黃洋家里回來那樣,鄭雪的胸脯貼在葉云天身上,柔軟而富有彈性,葉云天把她抱到門口,從她的包里掏出了鑰匙,打開了門,進去關上門,把她放到床上,鄭雪摟著葉云天的脖子,卻不放手了,嬌唇在葉云天臉上磨蹭,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葉云天的手伸進鄭雪的裙底里,把一條窄小的蕾絲**拉了出來,鄭雪一點也沒有反抗,葉云天親吻著她,鄭雪呻吟起來,葉云天在鄭雪耳邊說道:“是不是在等我呢?”

    “嗯,我,我在等你……”

    “想我了?”

    “想你……快要我……”

    葉云天解開腰帶,掀起鄭雪的裙子,壓在了她的身上,鄭雪哦的一聲,喘息的聲音越來越大,葉云天只感到她的下身很濕很滑,發出滋滋的水聲,在這里折騰了很久,鄭雪睡著了,葉云天起來,給鄭雪蓋好被子,他穿好衣服,舒了口氣,走了出來,來到地下車庫,卻看到一個人站在自己的車前,這個人五十來歲,盯著葉云天的眼睛,“我叫鄭遠洋,是鄭雪的父親!

    鄭遠洋的名字,也讓葉云天一驚,這是個有如傳說一樣的名字,沒想到竟然是鄭雪的父親。

    “你好!比~云天說道。

    這時葉云天看到有一個人站在不遠處,他的眼睛跳了一下,轉過頭來看著鄭遠洋,“看來上回是你們救了我!

    “是的,他是聶虎,是我的手下。我只想跟你說,我的女兒似乎對你又愛又恨,卻無法擺脫,請盡量不要傷害她!编嵾h洋說完,鉆進了車里,聶虎上了車,開車走了。

    葉云天苦笑了一下,上了車,也開車離開了這里。

    讓秦升幫忙買的房子很快買好了,葉云天帶著吳悅去看了看,感到非常滿意,這里顯得很私密,隱藏在山間,不仔細不容易發現,里面有個巨大的庭院,院子里有個游泳池,別墅總共三層,站在樓上平臺,能夠遠眺整個龍湖市,吳悅也很開心,“這房子真不錯,物超所值!彼f道。

    “那你想要哪個房間?”葉云天在吳悅耳邊說道。

    “我?我還是住我自己家吧!眳菒傉f道。

    “那可不行,你可是我的貴人,得找個好房間給你!比~云天摟著她,“你收拾一下搬過來,偶爾回去住是允許的!

    吳悅也不愿意逆著他,名義上是他姐姐,大不了在這留個房間好了。這時葉云天的手機響了,是鄒蓉打來的,“云天,親子鑒結果已經出來了,的確沒有問題,總裁明天下午就到了!

    “嗯,我知道了!比~云天放下電話,看來要讓可兒先搬過來了。

    葉云天回去,看到顏可兒和王璐璐在,一臉凝重:“快收拾東西吧,我得罪人了,我們換個地方住!

    “你得罪誰了?”王璐璐問道。

    “怎么了你?”顏可兒也急得不得了。

    “快點,搬家公司的車子馬上來了,我們沒時間了,等下再告訴你們倆!比~云天催著。

    這兩個小美女,那是一個驚慌,趕快收拾東西,卻也沒有一句怨言,連葉云天都有些感動,搬家公司的車子很快就來了,上來了幾個人,把東西很快就搬完了,本來租房,也沒有什么自己的家具,好搬得多。

    看看收拾得空蕩蕩的房間,顏可兒有些傷感,葉云天說道:“有空還能來看下的,我們先走吧!崩齻儍蓚就下樓上了車,葉云天開著車子在前面帶路,后面跟著搬家公司的車子。

    “你怎么了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要告訴我爸爸,讓他幫你!”王璐璐叫道。

    “先不要告訴別人!比~云天說道。

    “這是到哪里去啊,逃難哪里有把所有東西都帶上的!”王璐璐一臉的哭喪和不理解,葉云天憋住不笑。

    半個小時之后,進了一片郁郁蔥蔥的路,這是半山坡了,葉云天繼續往里面走,來到一扇大門前,按了下手里的遙控器,白色的大門徐徐打開,葉云天把車子開進去。

    哇,兩個小美女驚呆了,這里可真漂亮,后面一輛貨車也開了進來

    “逃難有這么好的地方?這像是搬家啊,這是新居啊是不是!”兩個小美女眼睛放光。

    “別亂喊,小心隔墻有耳!比~云天說道。然而這兩個小美女此時看葉云天的表情知道了,兩人朝著葉云天打來,“你騙我們!”兩人又驚又喜,鬧了一陣,顏可兒忙著讓搬家公司的人搬東西了,搬完搬家公司的人就走了。

    兩個小美女開始大呼小叫。這套房子,是葉云天這段時間賺來的,那張卡已經恢復到了原來的金額,葉云天只等著洪少武出現,還給他。

    兩個小美女在這看了一遍,在葉云天身上有打有鬧,王璐璐說道:“在這欺負你,誰也看不到!

    顏可兒卻說道,“可是這里這么大,就我們三個在這住嗎?”

    “那你們還想讓誰在這?”葉云天故意問道。

    話音剛落手臂就被王璐璐給咬了,“我就知道,反正你是想著至少那張吃狗肉名單上的女人都過來才好!”

    “真是了解我!”葉云天說道。

    “你真是討厭,我不喜歡!”王璐璐說道。

    “人多熱鬧,有什么不喜歡的!比~云天說道。

    “我不理你了,也不在你酒店上班了,我爸已經是錦恒的最大股東了,我要換工作,不想看到你了!蓖蹊磋凑f道!澳翘昧,可兒我們走,不理她!比~云天拉著顏可兒往樓上走,王璐璐跺跺腳,又跟了上來。

    顏可兒開始收拾東西了,今晚是在這里住的第一晚呢!翱蓛,馬上這里會有一個管家的,還會有保姆,園丁,不用可兒這么辛苦的!比~云天說道。

    “有錢了,成土豪了你,”王璐璐說道,“好拽啊!

    “當然拽!比~云天不以為然地說道。

    三人在這燒了一頓飯吃了,感覺很是愜意,吃完了飯,來到樓頂,坐在上面,遠眺風景,很是安靜,有點像是童話里的感覺,“我今天收到聞浩一封信,他說他已經離開這座城市了!鳖伩蓛赫f道。

    “哦,希望他能有個好去處吧!比~云天說道。

    “這里有點像世外桃源,”王璐璐說道,“你肯定喜歡一夫多妻制的世外桃源!

    葉云天說道,“你什么都知道!

    顏可兒說道,“哥哥想學那個印度的,娶幾十個老婆的!

    “累死他!蓖蹊磋磻崙嵉卣f。

    葉云天起身,“怎么會累死呢!碧煲呀浲砹,葉云天帶著兩個小美女下去,來到臥室,他讓她們去睡了,葉云天的臥室就在她們的隔壁。

    第二天葉云天見到了顏青,是在外面的一處酒店見到了,這是一個五十多歲,身體看起來也很壯實的男人,身上有一股氣勢和威嚴,這便是享譽全球的美國樂姆公司總裁,“葉先生,謝謝你!鳖伹嘀鲃由斐鍪謥。

    “總裁你好,我是晚輩,多有得罪了!

    “你這是為我女兒好,我會記住你的,我答應的事也會做到的,生意上的事,我已經有所安排,何況還有鄒蓉,她是我最得力的助手,所以我不擔心!鳖伹嗾f道。

    “那就好,”葉云天說道,“那就要委屈總裁了,請總裁再在這邊小住幾天,三五天之內,我會派人接總裁到我安排的住所的!

    “好的,但請理解我的心情!鳖伹嗾f道。

    葉云天當然能體會顏青想早一刻見到顏可兒,兩人又聊了一陣,顏青也主要問的是顏可兒的事,葉云天不久就和鄒蓉一起出來了。

    “總裁已經讓我幫他買些樸素點的衣服了!编u蓉說道。

    “嗯,他需要彌補對顏可兒的虧欠,能他們父女能有濃厚的親情,也就好了!比~云天開車把鄒蓉送回酒店。

    “你還把我往這送,看來你那套房子真沒給我留房間!编u蓉說道。

    葉云天大笑,“當然有你的房間,況且你的惡總裁在那里,對你也方便發號施令吧!

    鄒蓉咯咯地笑,“那我的身份呢?”

    “狐貍精!

    “你才狐貍精!编u蓉笑著打他。

    林慧的發布會已經結束,辦得很成功,甚至還給夢溪大酒店帶來了后續的客源,葉云天把鄒蓉送回酒店,鄒蓉摟著葉云天的脖子不讓走,葉云天在她身上奮力蹂躪了一番,鄒蓉才把葉云天松開。

    葉云天來到華康美苑,直接上樓敲響了門,楊紫桐開的門,葉云天問道,“你們在做什么呢?”

    夏楠在臥室里,貌似唐蕓在洗澡,“沒什么事!睏钭贤┱f道。

    “那我帶你們去個地方吧!比~云天說道。

    “去哪?”楊紫桐問。

    “去個好玩的地方!比~云天說。

    夏楠在臥室里在看一本小說,看來對葉云天也不那么恨了,夏楠說道:“什么好玩的地方?”

    葉云天說道:“去了就知道了!

    不一會兒唐蕓從衛生間穿著浴袍出來了,看了看葉云天,卻也不奇怪,夏楠喊她,“蕓蕓,換衣服,我們出去玩!

    “去哪兒?”

    “不知道,跟畜生出去!毕拈f道。

    葉云天一頭黑線,不一會兒,三個女人花打扮完畢,跟著葉云天浩浩蕩蕩出去了。葉云天開上車子,三個女人都坐在后面座位上,葉云天帶他們直接到自己的新居來了。

    “這是去哪兒,不會把我們賣了吧?”唐蕓說道。

    “是的,把你們賣到山里去!比~云天說道。

    “你有本事就賣吧!毕拈f道。

    楊紫桐朝葉云天頭上打了一下,“你永遠是我下屬,少那么有能耐!比~云天撓了撓頭,車子不一會兒就來到了新居,這新居名字叫錦云居,車子進去,開進了大門,葉云天下來,三個女人眼前一亮,“這么好的地方啊,這里有party?”夏楠問道。

    連夏楠都覺得這里不錯,看來還真是不錯。

    “是啊,就是想做個party,讓你們過來籌劃一下!比~云天說道。

    “真的?”楊紫桐驚訝地問道,“這是誰的地方,你朋友的?不過看你對這很熟?他家鑰匙都給你了?”連珠炮似的問題。

    葉云天說道:“你們先看看再說吧!比齻女人來了興致,在房間里看了一遍,來到樓上,又是一陣驚呼,“這地方真不錯,我要能住這就好了!睏钭贤┱f道。

    “你們倆呢?”葉云天問唐蕓和夏楠。

    “住這里當然不錯,可是人家愿意給你住嗎?”夏楠說道。

    唐蕓說道:“真像世外桃源,很安靜,童話的世界,住在這里肯定覺得很幸福!

    “那你們搬過來吧!比~云天說道。

    “切,我們才不住別人家,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毕拈f道

    “這是我的窩,你們隨便住!比~云天說道。

    “這是你買的?”楊紫桐一臉驚訝。

    “是的!

    “看來真是有錢了哈!碧剖|說道。

    葉云天說道:“有錢也是你的那個電視報道開始的!

    “我那算什么!碧剖|說道。

    看了一會兒,明顯看到三人在流連忘返,葉云天也不動聲色。

    葉云天把三人送回去,再次回到華康美苑,葉云天看到了何曉琪,等三個女人上去,何曉琪來到葉云天的車子旁邊,葉云天下了車,何曉琪說道,“我離婚了!比~云天黯然,“開心點,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何曉琪點了點頭,轉身上樓了。

    三天之后,葉云天開車把顏青從酒店里接走,來到了錦云居,顏青抑制住自己的激動,他看到了自己的女兒顏可兒,顏可兒正在澆花,葉云天介紹道:“可兒,這是顏伯,我找的管家,他跟你……同姓!

    “這么巧,顏伯好!鳖伩蓛汉荛_心。

    “好,好,可兒好!鳖伹嘤昧褐谱约旱那榫w。

    “這位是王璐璐,璐璐,以后不許欺負顏伯!比~云天說道。

    “我只欺負你,”王璐璐伸了伸舌頭,“顏伯好!

    葉云天又找了幾個花木工,廚師,保姆讓顏伯來安排工作,給他們安排了一樓的住處。

    又過了三天,一場party真的開始了,楊紫桐,唐蕓夏楠,吳悅,寧小純,程小青,喬姍姍,鄒蓉也來了,葉云天準備的很充分,顏可兒和王璐璐雖然不愿意,但是籌備委員會的重要成員,吃的喝的玩的,都準備地很充分,而且泳池也準備好了,水很清冽,藍藍的。

    看著一個個花枝招展的女孩,顏青直搖頭,“云天啊,我年輕時候自認**,可是沒法跟你比啊!

    葉云天說道:“顏伯過獎了!贝藭r顏可兒跑過來,顏青急忙把顏可兒拉住,“可兒,走,顏伯帶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顏伯!鳖伩蓛焊伈綇N房去了,看來是要她躲開自己啊,葉云天郁悶。

    看到楊紫桐率先進了泳池,像條美人魚似的,而王璐璐不甘示弱,也穿上泳衣跳了進去,葉云天眼睛瞪大了,這兩人在水里,那根本就不相上下,葉云天在泳池邊上等著,等王璐璐一露頭,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王璐璐一抹臉,看到是葉云天,“干什么呀,我跟姐姐比試呢!

    “好呀,原來會游泳,那回跳河是裝的!

    “哼,我剛學會的!比~云天的手一滑,王璐璐重又開始游起來。剛學會的能有這技術,葉云天氣得牙癢癢。

    “天哥,這里真不錯,”喬姍姍說道,“我一個農民像劉姥姥進大觀園!

    “有這么夸張,那住大觀園好了!

    “天哥有這么多女人在這,我可不想當燈泡!

    葉云天笑道:“你不是燈泡!眴虋檴櫮樢患t。

    程小青也玩瘋了,正在那給楊紫桐和王璐璐加油呢,唐蕓和夏楠也是,聲音此起彼伏,寧小純在那樂呵呵地看著,眼睛偶爾朝這邊看一下葉云天。

    正在這時,葉云天突然看到外面閃過一個黑影,他眉頭一皺,會是什么人?他給喬姍姍說道,“我有點事,你們先玩!比~云天閃身出門,卻看到前方不遠一個黑影立在那里。

    “什么人!”葉云天喝問道。

    黑影轉身,朝他襲來,葉云天一看,這就是那個蒙面的黑衣女子,葉云天急忙招架,女子果真功夫不弱,葉云天嚴陣以待,幾十個回合下來,竟不分勝負,葉云天瞅著一個空檔,朝著黑衣女子腹部襲來,女子伸手一檔,葉云天卻變掌為抓直接抓向了女子胸部,只覺一團柔軟,“流氓!”黑衣女子怒道。

    “哈哈,還真是個女人,好,我喜歡!”葉云天步步襲來,女子很快只有招架之力,但令葉云天有些驚訝的是,女子的一些拳法竟然跟自己的相似,葉云天步步欺近,女子突然往外一跳,“你住手!”

    葉云天停住,女子拉下自己的頭套,一頭秀發垂了下來,這是個美貌的女子,大大的眼睛,翹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唇,身體窈窕,這面容似乎是混血兒。女子問道:“你是葉云天對不對?”

    “沒錯!

    “上回不知道你的名字,差點把你宰了,你記得龍伯嗎?”

    “龍伯,當然記得,你是誰?”葉云天又亮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戒指。

    “我叫蘇婭,龍伯是我舅舅!

    “你是龍伯的外甥女?龍伯他怎樣,他在哪里?”葉云天激動地抓住了蘇婭的手臂。

    “他去世了!碧K婭黯然說道。

    “怎么會?怎么會?”葉云天心中無比悲痛。

    “你知道你手上那枚戒指的意義嗎?”蘇婭問道。

    葉云天望著手上的戒指,茫然地搖了搖頭。

    “我舅舅早年創立了風炎會,弟子遍布世界各地,這枚戒指便等于權杖,舅舅臨終前讓我回國找你,有很多事需要你做……你怎么還抓著我的手呢……”

    “哦,哦,蘇婭妹妹,我們里面說吧……”( 歡場男孽桃色潛伏:情梟 http://www.056158.buzz/1_1138/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