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141章 到了黃河還心不死
    “正道同志,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公安部門已經比對了余良的指紋跟那封信上的指紋,沒有半點兒差錯兒。\ 。這下你還有什么說的?”不到萬不得已,張布署還不想把電話清單拿出來。

    賈正道好長時間沒說話。是誰干的這事兒,他心里有數,看樣子,張布署是真的拿到了證據。

    “張書記,那有沒有另一種可能?是有人故意栽贓陷害余良,所以故意拿了信封讓余良在那上面留了指紋?”

    就連賈正道自己都佩服自己的天才智商了。這可是他在這幾分鐘的時間里才想出來的辯解。

    “老賈,這樣有意思嗎?說句實話,如果你開始就承認了的話,我不會跟你怎么計較的,畢竟你不是沖著我張布署來的,是吧?可你看看,為了這么屁大的一點事兒,到了現在你都不敢承認!”

    “可剛才我說的這種可能性是絕對存在的呀?比如有人用信封裝了什么東西,讓余良取了里面的東西之后,又把信封拿走了,這樣,那指紋不就留在上面了嗎?”賈正道振振有詞的說。

    “那好,你讓那個余良現在就告訴我,到底是誰曾經給過他一個信封!”張布署已經氣極了,咣的拍了一下茶幾,然后霍的站起,“你現在當著我的面就給余良打電話,不要有任何的提醒,只讓他說出來給他信封的那個人是誰!”

    這一回,賈正道才算是真的撞到南墻了。他再也沒有了繼續辯解的勇氣。他開始的時候,壓根兒就沒想到張布署會把情況掌握到了這個地步。

    張布署已經站起來,面朝著窗戶。此時早已到了下班時間。但辦公室里的兩個人已經完全忘記了時間的流動。

    到了現在,賈正道才真正清楚,繼續辯解下去已毫無意義。他終于垂下了頭。

    “張書記,這事兒也很有可能,不過,他們絕對不會是針對你來的!辟Z正道既然無法否認事實,那就只能承認,但他卻想從另一個角度來解釋一番。

    “現在說這個有意義嗎?事實結果是什么?連紀委的同志都懷疑我們之間有交易了!你覺得這樣對你會有什么好處?要是日后我真的推薦起你來的話,別人會不會說閑話?不錯,紀委的同志已經查過了我的問題,證明我是被誣告的,可是,當我再舉薦你的時候人家會有什么聯想?幼稚!”

    張布署氣得朝著窗臺狠狠的彈了下煙灰。如果不是氣急了的話,他一般是不抽煙的。

    “對不起張書記,這事兒都是我對下屬管教不嚴,交待不周造成的,一切責任我來負!辟Z正道低著頭遠不像剛才還像斗雞一樣。

    “你負什么責?難道你去紀委那里解釋說是你為了打擊葛順平他們而炮制出來的嗎?我還真沒見過你這么笨的人!有一句話說得好,叫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現在你就是典型的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人!愚蠢!”

    賈正道讓張布署一頓臭罵,頭都抬不起來,坐在那里一聲不吭。

    他的確沒法負這個責任,影響都已經造成了?墒,當初他只想到要整葛順平他們,卻萬萬沒有料到事情到了最后卻出現了這樣的結局。

    “不是我說你,你只有制造混亂的本事,卻根本就沒有收拾殘局的能力!說句公道話,你比葛順平他們差遠了!你連馬長風都比不上!”張布署將煙頭扔到了腳下,狠狠的搓滅!跋掳嗔,我該回去了!

    “張書記,既然到了吃飯時間,那咱們一起出去吃點兒吧。我的車子就在下面!辟Z正道就是這么個人,只要捏到了他的短處,他就不會辯駁一句。

    “氣我都氣飽了,不去!”

    “張書記——”賈正道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張布署吃一頓飯,然后再給他消消氣兒。

    “不去!”張布署再次給出了明確的答復,聲音很大。

    賈正道只好悻悻的走出了張布署的辦公室。這時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的脊背都已經濕透了。從小到大,他從來就沒有這樣緊張過,這一次,那就跟過了一次堂沒有什么兩樣。

    他斷定張布署今天是絕對不會吃他的請了,所以,站在門口呆了不到一分鐘之后,他就下了樓。

    上了車,賈正道什么話都沒說,而是讓自己冷靜了一下。

    “賈縣長,去哪兒?”司機問道。

    “回飲馬!贝藭r賈正道的腦子里,全是葛順平跟馬長風他們那種冷嘲熱諷的模樣,現在他已經把所有的仇恨都加到了這兩個人身上,他相信,如果沒有馬長風的話,張布署是斷不會找到他賈正道的頭上的。自從那次所謂的民主生活會上的時候,賈正道就已經預感到這個馬長風會背后搗亂的,現在果然證實了。

    車子剛要啟動,張布署也從樓里面出來了。賈正道趕緊下了車,訕笑著想跟他再打個招呼,看有沒有一起出去吃飯的可能,可還沒等他張嘴,張布署就已經朝他擺了擺手,他的司機也已經打開了車門。賈正道只好站在那里,眼巴巴的看著張布署的車子從自己面前駛過,他朝那車子不住的點頭躬身。車子一溜煙的朝前駛去。

    “回家吧!辟Z正道收斂了笑容上了車。

    到了飲馬,賈正道并沒有讓司機直接把他送回家里去,而是給余偉打了個電話,此時余偉正在一家飯店里跟朋友吃飯,這個點兒上,要是回家也沒得飯吃,只好跟著余偉蹭一頓了。

    一見之后,余偉就看出了賈正道臉色難看。

    他在酒桌上沒敢勸賈正道多喝酒,直到吃完了飯之后,兩人才進了一個小間。

    “到底出什么事兒了?”余偉小心翼翼的問道,然后遞給了賈正道一根煙。

    “出大事兒了!事兒就出在了你弟弟身上!張書記已經查出來了,而且是讓市公安局查的!

    “這么嚴重?他們怎么查的?這怎么可能嗎?”余偉很不相信一封信還能查出是誰寫的?而且那是用打印機打出來的,又無法鑒定筆跡。

    “你以為那些公安都是吃干飯的?那要看為誰查了!”賈正道不屑的白了余偉一眼,那意思是他太落伍了,“現在的指紋鑒定技術非常厲害的,你就是動動信封都能把指紋留在上面的!當初我就特地叮囑過你,一定要小心,一定要小心,現在怎么樣了?你們就從來沒有把我的話當回事兒過!這回出事兒了吧?”

    “那他們怎么對比的我弟弟的指紋的?是馬長風做了什么手腳吧?”余偉第一個也是想到了馬長風。

    “這個我怎么知道,不過,張書記不會上來就認定是你弟弟余良干的吧?他一個市委書記,能認得余良是紅的還是白的?”

    “這個王八蛋!”余偉不禁罵出了聲來。( 那山那水 http://www.056158.buzz/0_4/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