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書網 > 其他小說 > 那山那水 > 正文 第140章 不到南墻不回頭
    聽到這里,賈正道訕笑了起

    “對我好像沒有什么影響吧?這信只是到了我這兒,難道說,這封信還同時發給了別人?”張布署還沒到了糊涂的年齡,賈正道的話自然讓他覺察出了什么。

    “這……我怎么知道!辟Z正道搓著兩手,臉色很是難看,畢竟張布署的話越來越逼近真相,這讓賈正道有些坐不住的感覺。

    “最近市紀委又收到了一封檢舉信,內容幾乎是一樣的,你怎么看?”

    張布署突然拋出這個問題來,確實讓賈正道吃驚不。骸敖o了紀委?”

    “你想看看原件嗎?”張布署把身子靠到了沙發上來。而賈正道卻更加緊張了。

    “不不不,我有什么資格看那個!辟Z正道趕緊解釋著,額頭上已經冒汗了。

    “賈縣長,我這屋里很熱嗎?”看著賈正道額上冒汗,張布署就忍不住要笑,心說,早知現在,你何必當初呢。

    “呵呵,可能是我上樓的時候跑的緣故吧,這一路上我都緊張著呢。對了,張書記,您覺得這封檢舉信的目的何在?”賈正道一直被張布署追問著,現在他忽然想起了一招來,就是以攻為守。

    “我這不是問你嗎?你說說看?他們會是什么目的?會不會是沖著我這個市委書記而來的?”

    賈正道搖了搖頭,若有所思的道:“我看未必,他們這是沖著我來的吧?雖然我對下面的人要求很嚴,可也難保他們的家屬嘴巴不嚴,傳到了葛順平那幫人的耳朵里去了,所以他們就猜測,呵呵,無非就是想打擊異己唄,至于對付您,我想他們還不敢!

    聽了賈正道的解釋之后,張布署又笑了笑,完全不是打電話的時候那種怒氣沖沖的樣子了!澳阏f的有道理。不過,我現在手上已經有了證據,寫信的那個人我已經找到了。你猜猜看,會是誰?”

    這個時候張布署的目光異常的犀利,讓賈正道只感覺到那兩道目光仿佛兩把利劍直刺向他的眉心,讓他不禁冒汗。

    “寫信的人找到了?”賈正道一臉的驚詫,F在他還不清楚,張布署到底是詐他,還是說的實話。

    “是呀,公安那邊給查出的,既然紀檢那邊查后證明是不實舉報,那總得查查寫舉報信的人吧?這個是很簡單的技術,一查就出來了。你想不想知道這個人是誰?”

    張布署這話很具力量,再加上他那犀利的目光,弄得賈正道如坐針氈了。

    “呵呵,我還真猜不出來!爆F在賈正道的腦子里正在飛快的旋轉著,篩選著一個又一個的可能,到底如何應付張布署的越來越逼近真相的揭露。

    在開始操作這事兒的時候,賈正道對余偉那是左一遍右一遍的叮囑,一定要細心,不許露出半點馬腳來I到頭來還是露了馬腳,不過,賈正道這人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落淚。此時即使張布署把那個人的名字給說出來,他也不準備認賬了。誰知道他張布署是憑著猜測,還是因為馬長風那個混蛋在故意詆毀他?只要有一線希望,他就不想認輸。

    對于賈正道這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張布署徹底無語了,他就沒有想到賈正道能把牙咬到這個程度,F在他已經基本料定,即使把那個人的名字說出來,賈正道也未必會認賬了。到了這個地步,如果硬逼著他交待,那么他們兩人之間就有可能撕破臉了,那可就真沒什么意思了。有些事情還是給對方留一點面子的好。再說了,就算是最后這事兒證實了是賈正道指使手下人干的,那又有什么意義?

    “既然你不想猜那個人,我也就不讓你動那腦筋了,不過,我可得提醒你,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以后千萬不能再干,要知道,凡是進了這個場子里的,沒有一個是善茬兒,誰也不比誰更傻的,有時候聰明反被聰明誤,不是紅樓夢里有句話嗎?機關算盡,反害了輕輕性命!不說了,這事兒就到此為止吧!睆埐际鹫娴臎]轍了,干脆收兵。

    “張書記,這事兒真不是我干的!”

    聽到張布署的話,賈正道反以為剛才張布署那只是詐他,并沒有什么真憑實據,要不就是馬長風那小子又到這里來告他的狀了,因為上午馬長風出來的時候,他曾經吩咐人注意他的動向,有人說是他朝著市里去了。

    張布署已經準備收兵,而這個賈正道卻突然開始反攻了,這讓張布署心里很不舒服:“賈正道,你覺得被我冤枉了是不是?那有人還朝我頭上潑臟水呢!這個賬怎么算?你是不是不撞南墻不回頭呀?非要我拿出證據來你才認賬是嗎?”

    看到張布署臉色很難看,賈正道的目光便開始猶豫了,他愣愣的看著張布署,此時已經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辯解下去了。

    張布署從桌子上拿出一根煙來,然后將煙盒重重的摔到了面前的茶幾上,那一聲響竟然震得賈正道心里一顫。老賈此時心里盤算,如果張布署沒有確鑿的證據,應該不會說話這么決絕的?伤是不死心,于是陪著笑臉道:“張書記,您……是聽到什么謠言了吧?”

    “什么謠言,公安局的鑒定難道是捏造出來的嗎?”張布署狠狠的瞪了賈正道一眼。

    賈正道真的是不到南墻不回頭,他一定要看到證據才算事兒,于是試探著問道:“那個人到底是誰?”

    他想過了,只要那人不是余偉的弟弟余良,他就死咬著不認這個賬兒。

    “余良這個人你應該認識吧?”張布署很是不屑的瞥了賈正道一眼。

    “你說那個寫舉報信的人叫余良?這有什么證據?”賈正道聽到了余良兩個字的時候,心里一震。

    但這個時候他還是天真的以為,這只是馬長風那小子的猜測。

    “指紋算不算證據?”

    賈正道還真沒想到,張布署居然拿到了指紋!

    “呵呵,張書記,一封信上怎么可能留下什么指紋?不會是馬長風那小子搞的鬼來糊弄你吧?”賈正道是想抵賴到底了。

    “老賈,咱們對于破案都不專業,可是有人懂呀,你不會說市公安局的同志在胡說八道吧?”

    張布署的這句話卻是一下子把賈正道給釘在了沙發上。這事兒居然驚動了市公安局,而不是馬長風那小子一手搞的?( 那山那水 http://www.056158.buzz/0_4/ 移動版閱讀m.wanshuk.com )
老版捕鱼达人3单机版 华夏配资网ok杨方配资靠谱 福彩三分彩 云南11选五任选8多少一注 黑龙冮11选5一定牛 十一选五前三组复式表 山西快乐十分20200322035 河南快3基本走势一定牛 体彩7星彩中奖规则 云智在线顶级杨方配资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概率